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国际视野 > 欧洲 >
欧洲
  • 张弘:面对与乌克兰的这一纠纷,欧盟开始转变思路 2024-04-23 17:39
    俄乌冲突后,欧盟为支持乌克兰,免除了其部分农产品的关税和配额限制。但由于乌农产品成本低,价格有优势,导致法、德等欧洲国家农民利润减少,他们要求限制乌农产品进入欧盟。纠纷甚至还引发了乌克兰与波兰的外交风波。目前,欧盟虽难限制乌农产品输入,但正考虑补贴东欧国家,并引导乌农产品回归传统市场,以免影响欧盟团结。不过,效果如何,尚待观察。
  • 王朔:马克龙“派兵论”的虚虚实实 2024-04-22 19:07
    马克龙“派兵论”更多的是一场虚多实少的“表演”,但法国对乌克兰的支持短时间内不会减少,而且还会有所加码,引领欧盟援助乌克兰的举措也会继续推进。更值得警惕的是,乌克兰危机持续复杂,各方在角力博弈时虽努力避免误判,但擦枪走火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如果继续极限施压只会让局势变得更加危险。对自身安全的忧虑或可理解,但“狼来了”的游戏还是少玩为好。
  • 胡春春:《中国战略》发布后,我们对朔尔茨访华可以期待些什 2024-04-15 18:52
    目前德国在政治、经济和社会层面上面临困境,这并不意味着它急切地有求于中国。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德国在如此艰难的情境下,需要与自己的全方位战略伙伴、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同时也是最大的贸易伙伴进行沟通。因此,朔尔茨的此次访华不仅向世界传达了积极的政治信号,也彰显了他与某些德国政客截然不同的格局。预计,中德两国将在以下三个领域深入交换意见、展开合作:首先,和平与安全,双方对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负有共同的责任。其次,经济发展与合作,这也是两国可以携手并进的重要领域。最后,中德两国还应进一步拆除社会交往的藩篱,增进两国的开放与交流。
  • 吕蕴谋:欧盟首个国防工业战略有何深意 2024-04-10 15:02
    3月5日,欧盟公布《欧洲国防工业战略》,同时还提出欧洲国防工业计划(EDIP)的立法提案,旨在提升国防工业能力,实现防务独立和战略自主。该战略设定了国防贸易和采购目标,并提出五大措施促进战时国防工业转型。欧盟此举源于内外两重动机:内部国防工业能力与需求不匹配,外部对美俄的担忧。最终,该战略的有效执行受到资金规模、成员国政治意愿以及美国与北约态度的影响,他们将决定欧洲防务的未来。
  • 胡春春:朔尔茨将二次访华,我们能读出哪些信息? 2024-04-10 14:48
    目前,中德关系的外部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朔尔茨借访华之机传递了与中国继续保持政治合作的意愿。同时,鉴于中德经贸关系是中德关系的基石,面对对华经贸“去风险”逆流,以及德国经济面临衰退的困局和转型压力,中德经贸合作急需巩固和扩大。预计,此访有望进一步加强两国在经贸、环保和能源等领域的合作,推动双边关系向前发展。
  • 曹慧:七国集团“意大利年”的主要看点 2024-04-09 20:33
    当今,地区冲突频发,国际社会的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加重,全球治理陷入恶性循环。在此背景下,意大利接任2024年G7轮值主席国,试图在非洲、移民、能源、人工智能和乌克兰危机等议题上重点施策,但鉴于意大利目前面临的国内外形势,最终顺利施策难度不小。
  • 严少华:面对美国大选,欧洲准备好了吗 2024-04-09 20:21
    欧洲正为特朗普可能回归美国政坛做准备,重点围绕支持乌克兰、强化防务能力建设和应对贸易冲突三方面。具体而言,欧盟在多边和双边层面加大对乌经济和军事支持力度,包括通过援助方案和军事援助基金。同时,加强防务能力建设成为欧盟当务之急,出台《欧洲国防工业战略》并增加防务预算。此外,欧盟还需应对特朗普可能实施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但欧盟出台的《经济安全战略》可能对此毫无准备,因为这一战略更多是以中国为目标。值得注意的是,鉴于美国大选的不确定性,这可能倒逼欧洲战略自主的加速推进。
  • 孔田平:“乌克兰疲乏症”在西方蔓延 2024-04-08 21:44
    美欧对处理乌克兰危机的疲惫情绪始于2023年,目前仍在蔓延。再加上新一轮巴以冲突在西方形成叠加效应,使舆论及民众对乌克兰危机的关注和支持接连下降。同时,今年又适逢美欧多场重要选举,可以预见,乌克兰危机必将成为欧洲议会选举和美国大选的核心议题之一,而选民对危机的态度将成为影响选举的关键。
  • 伍慧萍:欧洲右翼极端和民粹政党的发展动向及影响 2024-04-01 19:38
    极右翼政党和民粹政党(极右翼/民粹政党)是两种内涵不同但又密切相关的政党类型,该类型政党的政治纲领和组织动员方式独具特色,社会基础相对均衡。一段时间以来,极右翼/民粹政党在不少欧洲国家发展势头强劲,推动这些国家的政治光谱出现“右转”迹象,其走强的背后有着多方面缘由。2024年,欧洲将迎来包括欧洲议会选举在内的一系列重要选举。极右翼/民粹政党具备一定发展潜力,不仅会给处于政治中间地带的主流政党带来严峻考验,还将对欧洲政治生态以及一体化进程造成持久影响。
  • 张弘:法德分歧,背后是欧洲安全焦虑 2024-03-28 17:25
    要解决自身安全焦虑,欧洲需要一个全面的安全观。鉴于俄欧是搬不走的邻居,只有照顾到各方的安全关切,才能降低安全信任危机。同时,欧洲还需加强外交和安全自主。俄乌冲突是欧洲对俄外交失败的后果之一,导致这一结果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欧洲在外交和安全自主方面存在不足。当前,包括欧洲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应合力管控危机,避免冲突升级失控,共同早日促成停火和谈,这才是解决安全焦虑的关键。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