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国际视野 > 欧洲 >
欧洲
  • 扈大威:欧洲经济走出危机泥潭了吗 2017-08-10 17:23
    进入2017年以来,欧元区经济持续稳步增长,并有望在未来2-3年里维持短期向好的局面。但欧元区内外政治、经济风险并存,成员国之间发展不平衡现象显著,影响其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受金融和主权债务危机后续影响,以及人口老龄化的拖累,欧盟经济实现中长期强劲增长存在较大阻力。进一步推动结构性改革、深化经济一体化,是欧洲经济行稳致远的关键。
  • 孙兴杰:美国制裁俄罗斯,为何欧盟在心疼? 2017-08-02 16:11
    美国的法案在欧盟引发的是愤怒,无论欧盟还是德国、法国都认为美国的做法很蛮横。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就说,欧洲的利益应该被充分的考虑,否则欧盟将做出反制。目前这一法案能否生效的关键可能已经不是俄罗斯的反应或者特朗普,而是欧盟。俄罗斯的反制能力有限,经济毕竟不是自己的强项,而特朗普则被“通俄门”掣肘,看看欧盟的怒火能不能挡住国会山的脚步吧。
  • 孙海潮:马克龙改革法案可能引发大规模社会风潮 2017-08-01 17:28
    目前马克龙当选后的“蜜月期”业已结束,各行业工会组织为了显示自身存在和影响力,都会以捍卫民众利益的旗号组织抗议活动,但马克龙已表示不会向反对改革的力量妥协。由于马克龙执政时间尚长,不会重蹈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因坚持改革劳动制度而下台,但夏季假期后的社会大动荡已不可避免。
  • 贺之杲:马克龙魅力的“保鲜期”还有多久:上任后改革不顺支 2017-07-31 17:13
    尽管马克龙给法国带了巨大的机遇,但鉴于所需改革的范围和规模,马克龙的政治蜜月是短暂的。马克龙必须通过实施财政政策、税收、劳动力市场和教育的改革来继续获得民意。法国最紧迫的问题是增长乏力和就业机会不足。所以马克龙必须迅速取得成果,否则他的魅力很快消逝,法国选民则会让他从政坛消失。
  • 孙海潮:法国三军总长辞职引爆总统与军方严重危机 2017-07-28 16:41
    马克龙当选后的“蜜月期”业已结束,民众即便认为马克龙倡导的改革势在必行,却极不情愿自己的利益受损。庞大的各行业工会组织为了显示自身存在和影响力,都会以捍卫民众利益的旗号组织抗议活动。马克龙已表示不会向反对改革的力量妥协,将利用议会多数的有利因素推动“大胆改革”,提高经济竞争力。由于马克龙执政时间尚长,不会重蹈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因坚持改革劳动制度而下台,却让默克尔坐收渔利的覆辙,但夏季假期后的社会大动荡已不可避免。
  • 王鹏:“硬脱欧”之争的背后:阶层分化与金融城的陷落 2017-07-20 16:59
    英国在“硬脱欧”一事上的反复与纠结。其背后真正最本质的,其实是英国国内阶层的分化,以及在全球化浪潮下这种分化及其所带来的阶层矛盾的扩大。作为一个有为政府,英国官方早就有责任、有必要采取切实措施,渐进弥合由于社会分工所带来的阶层分化,尤其是全球化给这种原本就已存在的分化所带来的放大效应。不过英国领导人、政府不敢也不愿意为国家的未来承担风险与责任,这恰恰是英式民主制度培育出来的领导集体最大的悲哀。这种浓黑的悲哀,不仅决定了英国当下在“硬脱欧”问题上的反复与纠结,在未来的岁月中,它仍将进一步消耗这个昔日帝国的余晖与能量,直到日落。
  • 约瑟夫·奈:特朗普给欧洲的礼物 2017-07-20 16:27
    目前欧洲的反特朗普情绪可能有助于强化欧洲的价值观。过去,欧洲防务合作方面的进步,不仅受到主权忧虑的钳制,而且还受制于美国提出的安全保障承诺。随着特朗普让欧洲对美国的可靠性产生怀疑,安全问题已经越来越引人注目。
  • 邱静:德国为何要努力提升全球治理影响力 2017-07-18 16:33
    二战结束以来,德国一直是坚定的多边主义支持者,积极地参与全球治理的多边机制,主张通过全球协调来应对全球挑战。尤其是近年来,德国实力上升,在全球治理方面正从“韬光养晦”转变得更加“积极有为”,明确表示将更加积极地参与建构国际秩序,承担起与其实力相当的责任并发挥领导作用。但德国在国际上多边平台有限,特别是在联合国方面多年“入常”未果,因此更加重视自身在G20中的地位,并将G20作为在全球治理领域发挥作用的关键舞台。
  • 崔洪建:德美关系“跑调”暴露西方世界嫌隙加深 2017-07-07 18:05
    尽管德美关系目前进入冷淡期,甚至未来还会在经贸、政治和安全上发生激烈摩擦,但德美关系的整体结构并未发生根本变化。不过近期德美关系一系列变化也表明,即便德美关系的根基犹在,但西方国家内部实力竞争加剧、观念分化失控的趋势将成为新的国际关系格局的重要内容。
  • 杨国栋:马克龙拉德国搞“欧盟政府”,默克尔说会考虑是真心 2017-06-27 17:41
    由于马克龙提出的推进欧元区财政一体化和设立欧元区财长的欧盟改革方案面临着现实政治面和法律面的巨大困难。因此,默克尔所表达的愿意考虑马克龙的提议,如果不是外交辞令或仅为表达善意与支持,那么她所能接受的应该是在“债务不平摊”与“联邦议会保有预算决定权”的两项前提下的财政一体化议程,这恐怕与马克龙所意图实现的目标相去甚远。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