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国际视野 > 美国 >
美国
  • 王友明:美国“后院”政策的变与不变 2021-02-05 15:01
    预计拜登时代的美拉关系在总体不会出现大的改变,但在局部,即对古巴、巴西政策上将呈现显著变化,朝着重构、多元、复杂的方向演变。
  • 赵珅:散户革命暴露美国社会三大问题 2021-02-04 16:46
    散户们对华尔街不满的背后,暴露出美国目前面临的一些问题。首先,贫富差距恶化;其次,失业现象严重;再次,漠视“交易规则”。不过,组织起来的散户形成一股新的市场力量,具备了影响价格的能力。如果对这股力量不加约束,可能对市场产生不利影响。另外,散户的胜利可能形成示范效应,引导更多资金脱实向虚,加大实体经济复苏阻碍。
  • 赵明昊:灯塔与民粹:拜登能找回“西方”吗? 2021-02-02 17:50
    与特朗普政府相比,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致力于重新找回“西方”,倾向于回归美国外交的“正常状态”,重视对美国民主价值观和同盟体系的维护,力图通过构建“民主国家联合体”让美国继续发挥全球领导者作用。然而,这件事“说易行难”,如果“民主国家联合体”沦为一种排斥、对抗中国等国的“冷战式多边主义”,它难以持续。
  • 宋国友:“占领华尔街”10年,美国花钱“维稳”? 2021-02-01 18:03
    目前美国政府是花钱“维稳”,让普通民众不至于走上街头,重现“占领华尔街”运动。但联邦政府不可能无限制地大规模扩大债务,当他无法再发钱之时,就是美国贫富分化后果开始显现之日。而且与10年前不同的是,更为严峻的经济问题与社会问题将会相互交织和催化,从而使社会面临更大压力。
  • 张业亮:美国2020大选国会认证为何险象环生 2021-01-29 17:47
    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是:通过在认证过程中质疑一些关键战场州的选举人票来推翻大选结果,或废除一些州的选举人票,使他与拜登的选举人票均未过半,举行“应急选举”来获得连任。在目前共和党占据大多数州的情况下,由国会选举总统理论上有可能让其扭转败局。但现实打破了特朗普的幻想。虽然大选认证过程已经结束,但围绕大选舞弊的争议仍然存在,国会大厦事件将加剧两党对立和美国社会的分裂,对今后一段时期的美国政局产生持续影响。
  • 陈佳骏:政变还是暴动?美国1•6冲击国会事件解析 2021-01-29 17:39
    无论美国人最终选择哪个词来将该事件载入史册,暴力本身足已证明“特朗普主义”在过去四年的兴衰已对美国民主制度造成事实上的冲击。而且暴力反映出大部分特朗普狂热支持者对现有政治体系的仇视,这将是“特朗普主义”的最大遗产。作为“弱势总统”的拜登,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手段对他们进行控制甚至压制,那么在可预见的未来,暴力冲突将成为美国政治的常态。
  • 刘晔:拜登上任一周小记:一个窗口正在出现? 2021-01-28 16:57
    与特朗普时期相比,拜登并没有把中国视为最大的挑战,他提到了人权和安全问题,但是他更加注重的气候变化、流行性疾病应对和其他全球性问题的解决,都为中美两国提供了潜在的合作机会。拜登上任初期聚焦危机处理、对华政策尚未完全确定之际,是调整中美关系的重要时间窗口。
  • 王玙璠:特朗普告别白宫,但“特朗普主义”没有 2021-01-28 16:53
    “特朗普主义”代表了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推崇的政治理念,具体表现为经济民族主义、推崇白人至上、制造社会分裂、回归孤立主义等,它不会随特朗普的离开而消失。尽管目前美国政府已完成权力交接,拜登上任伊始便努力解决特朗普的“遗留问题”。但若“特朗普主义”持续拥有民意基础,将严重限制拜登未来四年的施政空间。
  • 张志新:拜登将如何收拾特朗普的“烂摊子”? 2021-01-22 17:09
    拜登在入主白宫后立刻发布17项行政命令,内容涉及防疫、气候、环境、族群平等与移民等多个方面,凸显其意在拨乱反正,在扭转特朗普争议性政策的同时,加快让美国走出疫情、实现复苏和社会和解。但鉴于美国政治极化、经济下滑、社会分裂严重,新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收拾特朗普留下的残局,重新恢复美国的国际地位与信誉,我们拭目以待。
  • 李峥等:刚就任的这位新总统,怎么“治”美国? 2021-01-21 17:37
    在经历特朗普失败的4年后,拜登为实现其“治愈美国”的承诺,或将采用类似“鸡尾酒疗法”的组合用药疗法。首先,汇集美国各界各类精英打造“最强医疗团队”;其次,采用“稳妥治疗方案”;最后,借助盟友力量。尽快修正前任政府的“错误政策”,让美国返回“正途”。不过,尽管拜登政府有着推行政策的良好时机,但新政府仍面临众多桎梏与局限。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