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国际视野 > 美国 >
美国
  • 马钊:美国退出教科文组织背后的更大隐忧:对“软实力”拂袖 2017-10-16 17:20
    特朗普上台以来,并无明显建树,而且,他的任性做法还为自己惹来麻烦。这些导致了他与美国国内犹太游说团体的关系出现不睦。此次特朗普高调重提支持以色列,不无缓和关系的意味。算是以较小的外交代价,稳住支持他的一个重要的基本盘。从竞选至今,特朗普已多次表明对国际组织既不信任,也没兴趣,更不愿意承担更多全球治理的国际义务与责任。由此可以预见,至少在未来的三年内,国际社会需要适应一个没有美国参与或领导的新国际体制。
  • 丛培影:阿富汗战争16年 美国得到了什么 2017-10-12 16:16
    16年来,美国国内一直都没有停止对阿富汗战争进行反思。事实上,阿富汗战争束已经缚了美国的手脚,使其难以自拔。通过反思,美国对整体局势有清晰的认识,阿富汗问题的最终解决需要美国、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可能还要包括巴基斯坦等多方力量进行全面深入的和谈。特朗普当下对阿政策很清晰,打击渗入阿富汗境内的其他极端组织,控制住局面,等待时机,实现和谈,最终全面撤军。
  • 袁野:美国民主党的重振及未来前景 2017-10-11 14:28
    2016年美国大选后,民主党遭遇“滑铁卢”和“黑天鹅”的双重打击,在美国政坛地位受到打击,未来走向陷入迷茫。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就职以来,民主党重振旗鼓,不断掣肘新政府。同时,民主党党内的相关反思和重整也在紧锣密鼓进行中。民主党能否在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取得好成绩进而东山再起、重塑美国政治生态,值得关注。
  • 张锋:特朗普联大自诩“发光的例子”,美外交精英痛心疾首 2017-09-22 16:46
    从其联合国演讲看,特朗普是美国外交传统矛盾体的结合,是美国例外论中孤立主义和干涉主义两大倾向交织斗争的体现。其外交的成功或失败取决于其能否化解美国外交传统的种种矛盾,调和孤立主义和干涉主义的倾向,并为美国找到适合于其当前内政外交需求的国际角色。
  • 孙兴杰:债务上限这场大戏,特朗普共和党谁背叛了谁? 2017-09-15 19:28
    对特朗普来说,这次债务上限的问题提供了一种可能,如果能够实现两党之间的合作,他可能会做更多的改革。当然,特朗普面临的一个潜在的挑战就是,如果“通俄门”的事情发酵,甚至到了被弹劾的地步,谁能够保护这个非典型的共和党总统?本来共和党内,尤其是建制派就认为副总统彭斯比特朗普更适合当总统。到那个时候,才会真正面临谁背叛谁的问题。
  • 张敬伟:特朗普“约会”民主党只是小聪明 2017-09-13 10:42
    特朗普不要高兴得太早。特朗普“约会”民主党只能偶尔为之。毕竟,他是共和党的总统,必须考虑中期选举的大目标。如果他真的“中立”了,或者对两党都采取机会主义的工具策略,结果还是两党联合对付特朗普。能否处理好府院关系,是特朗普面临的大难题。“约会”民主党不是大智慧,只是小聪明。
  • 张志新:特朗普或让“追梦者”梦断美国 2017-09-08 18:43
    特朗普不仅达到履行竞选承诺、驱逐非法移民的目的,还将责任推给“不负责任的”国会,实现“一举两得”的效果。只是,特朗普在一味讨好保守派基础选民的同时,也在疏远在美国选民中比例日益上升的少数族裔,共和党在即将到来的2018年中期选举中失去国会多数席位的风险也在逐步加大。鲁莽的特朗普是否看到了这一点呢?
  • 吴祖荣:美国没有放弃“领导”世界图谋 2017-09-05 16:53
    美国企图独霸世界的本性没有变,变的只是其手段和策略。不过在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持续崛起的世界大势面前,不管美国如何变换外交手法,其独霸世界图谋终因战线过长,野心过大而造成力不从心、难以为继的困局。
  • 朱锋:特朗普到底有没有自己的“主义”? 2017-09-01 17:33
    特朗普推行一种现实主义的外交政策,它有三个特点:第一,他不把人权和所谓的美国价值全球传播作为目标;第二,有限度的使用美国军事力量和美国战略力量;第三,美国不要去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很大程度上,现实主义的核心就是美国本身的国家利益和需要承担全球警察的责任,需要某种平衡。有原则就是要按照美国的目标和标准行动,强调美国利益优先,而不是其他国家优先。所以有原则的现实主义确实代表了特朗普在处理外交和全球安全战略的核心概念。
  • 赵明昊:美国是谁——特朗普执政的深层危机 2017-08-29 16:45
    特朗普的执政困局实际上是美国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危机、民主的危机和认同的危机。无论是“另类右翼”和夏洛茨维尔骚乱,还是班农与科恩的白宫境遇,都将迫使特朗普直面“美国是谁”这一艰困考题。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