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国际视野 > 美国 >
美国
  • 周 琪:特朗普政府尚未制定出完整的对外战略 2017-12-13 16:41
    目前特朗普的行政班子组建速度远远低于往届政府,目前仍有大量需要国会参院批准的政府高级职位空缺。这使得庞大的官僚机构至今仍在很多领域处于实质停摆状态,也表明特朗普政府无力、也没有条件制定完整的对外战略。由于白宫内部相对理性的、主张推动中美关系平稳发展的人渐成主流,特朗普上任之初给中美关系带来的阴霾已暂时消散。中美之间已建立了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两国最高领导人也建立了个人友谊、良好工作关系和相当程度的互信,都能起到积极作用。
  • 潜旭明:承认耶路撒冷地位,美国赚了还是赔了? 2017-12-07 16:53
    特朗普的表态表面看是在支持以色列,实际上此举将引发阿拉伯国家强烈反以,使以色列在中东会更加孤立。而且特朗普的表态会影响美国与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关系,可能会导致美国主导的美国—阿拉伯—伊斯兰联盟(围堵伊朗派系)的解体,导致美国主导的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参与的反恐联盟名存实亡。并可能会进一步刺激的反以、反犹、反美激进宗教和民族主义思潮。对全球安全来说,会进一步加重全球文明冲突的紧张。
  • 凌胜利:由“破”转“立” 特朗普正式“上路” 2017-12-07 16:41
    特朗普执政将近一年,该破的已经破的差不多了,再不争取建功立业,恐怕很难留下点特朗普政治遗产了。因此特朗普总统由“破”转“立”实为自然,是时间延续的必然结果。但更为重要地是其一系列新举措能否顺利实施,能否真正助推美国振兴。从目前的几件举措的曲折历程来看,特朗普的新政面临的内外阻力不少。真正的考验也许才刚刚开始,没准特朗普还要遭遇“新秀墙”,其面临的国内外政治角力恐怕会更加困难。
  • 周浩:特朗普税改的政治涵义 2017-12-06 17:23
    美国税改最终版本基本符合各派力量的基本诉求,实现了“再平衡”;对于特朗普来说,税改虽然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但其政治指标性则可能更强。通过此次税改,特朗普更清楚界定其可以腾挪的政治空间,以及各派不可以触摸的政治底线,而这些可能更加重要。
  • 赵华胜:不撤军,不设限——美国特朗普政府的阿富汗新战略 2017-12-05 16:36
    特朗普阿富汗新战略在策略上的最大改变是采用新的指导原则,即以实际需要决定政策和行动,不预设限制。与奥巴马的新阿巴战略相比,特朗普政府的新战略不是根本性的战略更替。它不以战胜塔利班而是以不使塔利班取胜为目标,强调只追求安全目标和共同利益,不以阿富汗国家建设为己任,不用美国理念改造阿富汗。虽然中国不希望美国在阿富汗长期驻军,但在当前形势下,中国的政策不应是迫使美国迅速离开,尤其是不应使美国现在就在政治上甩包袱。因此,目前中美在阿富汗合作的最主要方面应是促成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的和谈,重新启动阿富汗政治和解进程。
  • 王鹏:特朗普没有“价值观”?他在访问亚太的外交话语里另有 2017-11-30 17:01
    价值观在特朗普的外交方略中占有虽不是最重要,但依然独特而有用的地位,而且正被他以迥异于其前任的方式“创造性介入”全球与地区的安全与经济事务中。一方面,他将使一些因与邻国存在安全困境、边界纷争而对美国安全保障存在较大诉求的印度洋及太平洋国家,在不自觉的情况下默许其经济主张。而另一方面,随着“印太话语”的进一步安全化、制度化和操作化,有可能出现一套全新的、带有极强排他主义的地区乃至全球性经济贸易制度安排。届时,美国对亚太地区的介入只怕又将使地区从此多事,甚至对相关国家的经济利益和地区安全利益构成挑战。
  • 刁大明:2017的美国政治怎么了 2017-11-29 16:36
    美国的党争极化和内部的碎片化,正是不同群体的普遍不满情绪在政治上的多元表达,目前看,任何党派或者政治人物似乎都无法实现某种整合和平衡。甚至,特朗普的当选从本质上讲就是两党极化政治,特别是共和党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不断意识形态极端化和反建制化的必然结果。作为结果的政治人物,自然毫无动力来改变原因,反而会持续强化并利用原因来巩固自身少数、极化但足以稳定的地位。
  • 肖河:特朗普的“退出外交”并非孤立主义表现 2017-11-22 17:22
    特朗普的“退出外交”绝非回归老式孤立主义,而是美国例外主义的一种堕落形式,看似矫正了美国外交的部分弊端,但却蕴含着更大的风险和在全球事务中的不负责任。美国卸下的负担无人接管,这或许将是世界面临的一种新式全球性挑战。
  • 张家栋:特朗普口中的“印太”只是一个概念,而且还面临五大 2017-11-20 15:53
    目前,对特朗普总统来说,最具有紧迫性的问题是朝鲜核危机,这涉及到美国如何处理与日本和韩国的同盟体系的问题;最重要的议题是改善美国与主要贸易伙伴的经贸关系,涉及到自己的竞选承诺能否兑现的问题。“印太”概念虽然重要,但显然居于上述议题之后。“印太”概念是很难落实的,也是很难取得实效的。特朗普总统不可能以“印太”概念来挽救自己在国内的形象和民众支持率,不太可能把太多的精力和资源放在这个缓不济急的战略规划上。
  • 刁大明:“印太”并非核心,他的“小目标”才是重点 2017-11-17 12:30
    特朗普的亚太行,其实是希望在亚太行前三站找到尽快丰富执政首年成绩单的金钥匙。本质上是通向美国国内的。未来,特朗普任期的最后两年将提前陷入“跛脚状态”。特朗普将大概率转场到外交领域。这种状态将被极大的连任压力所驱动,进而完全可能有强烈动机实施军事行动。从这个角度出发,主动设定议程、积极引领并塑造其对外政策倾向,尽可能弱化其进入“跛脚”下半场后可能的冒险过激,才是国际社会需要努力的方向。而中方在主动引领中美关系中的积极努力,正是其中发挥关键作用的典型体现。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