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国际视野 > 美国 >
美国
  • 梁芳:美国酝酿武力护航联盟意欲何为 2019-07-16 20:58
    组建所谓的护航军事联盟,实际就是组建以美为首、以海湾国家为主的攻击伊朗的军事联盟,通过这个军事联盟对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的军事行动进行最大限度的牵制和威慑。此外这样还可拉拢更多中东地区盟友,改变对伊单打独斗的状况,为其围剿伊朗增添筹码。不过,美国在中东地区无视联合国的作用,动辄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的手段很难达成目的。
  • 萨克斯:美国经济封锁与国际法 2019-07-15 19:37
    军事封锁是战争行为,因而受到国际法的约束,包括联合国安理会的监督。美国的经济封锁在功能和效果上与军事封锁十分相似,会给平民造成破坏性后果,并带来引发战争的风险。联合国安理会是时候审视美国的制裁制度,并将其放在国际法及维持和平的大背景下进行权衡。
  • 肖河:1973年的越南与2019年的阿富汗:历史正在重演? 2019-07-11 19:42
    由于美国政府目前在阿富汗的处境与当年在越南时存在诸多根本性的差异,使得美国实在没有多少理由一定要从阿富汗完全撤军,因此也就无怪乎美国的安全精英们对特朗普的政策倡议兴趣不大、拖拖拉拉,走的是一条没有马蒂斯的马蒂斯主义道路。
  • 李峥:美国对伊朗的网络攻击可能改变了战争规则 2019-07-11 19:35
    此次对伊朗的攻击是美国首次将网络攻击作为报复他国的政策工具。美国这样做将给网络空间的和平与稳定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损害了各国在网络安全上的互信。网络攻击不应成为一个毫无顾忌的军事选项,美国应当谨慎看待这种做法的成本和后果。
  • 张文宗:不满的年轻人如何影响美国政治 2019-07-09 19:43
    尽管当前美国年轻人对现状不满,而且很多年轻人也进入政坛。不过,由于年轻选民的占比不高,再加上年轻人对总统大选影响有限,其政治能量也不宜夸大。今后不管美国政治生态如何变化,年轻人的不满、和其诉求都需要美国决策层做出回应。作为美国左翼力量的一支生力军,其将继续以自己的方式影响美国政治。
  • 赵磊:“例外”的本质是“霸权”——评美国长臂管辖权 2019-07-04 19:26
    长臂管辖权最早始于美国,为了扩大自己的管辖权,美国法律规定其法院在判断能否对一个涉外民事案件行使管辖权时,可以适用“最低限度联系”原则,即认为涉外民事案件中只要有任何因素与美国有关,就与美国有最低限度的联系,美国法院就可以主张管辖权。长臂管辖具有三个基本特征:第一,本质是域外管辖权,是美式霸权;第二,“最低限度联系”;第三,不可预见性与随意选择性。在实践中,美国337条款、《反海外腐败法》、美国出口管制法是长臂管辖的法律基础。
  • 薛力:美国如何运用“基于规则的秩序” 2019-07-04 19:16
    现行“基于规则的秩序”的主导者是来自基督教文明的欧美国家,来自其他文明的国家只是参与者与接受者。现有秩序体现的是基督教文明国家的价值观,有利于它们“吃肉”,但也适当兼顾了其他文明国家的价值观,它们参加这些规则后也能“喝汤”。因此这个秩序能持续几十年。现在,新兴经济体已成为全球经济的主要贡献者,他们也要求“吃肉”。那么,现有的秩序能适应这种变化么?
  • 肖河:伊朗危机背后的危机:美国国家安全决策机制混乱,险触 2019-06-27 20:19
    特朗普政府在此次伊朗危机中暴露出了政策制定上的重大问题:总统要通过媒体来暴露自己和下属在政策上的分歧;而且总统让下属“绑架”到了命令已发出的地步。这似乎说明,当前美国国家安全决策机制已“劣化”到了危险的程度。而且考虑到选战已至,临阵换人可能性不高。就此而言,美国国安决策机制的混乱还将继续延续,短期内不会“触底反弹”。
  • 周密:美国经济会因为贸易摩擦变得更好吗? 2019-06-20 19:35
    由于各项经济活动都是相互关联、相互作用的,出口的下降和进口成本上升将直接导致美国企业盈利能力减弱、消费者收入减少,增加失业率;公司业绩不理想和预期变差又会使投资者离场,导致股市的下跌;股市下跌后,国际资本从美国流出,进一步减弱美国经济发展的动力。美国经济如果过早进入下行周期,不仅将对全球造成拖累,而且对明年的总统大选也将产生巨大影响。
  • 牛新春:莫低估“世纪交易”的破坏性影响 2019-06-20 19:14
    实际上,特朗普明知道“世纪交易”必然会失败,还下大力气推动,就是要留下历史遗产。从特朗普的角度看,“世纪交易”一经公布就已经胜利了。它或将终结“两国方案”,开启“一国方案”时代。对于巴以问题而言,这种转变不可谓不大,不能说不可怕。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