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中国周边 > 南亚 >
南亚
  • 李昊:塔利班建立新政府:阿富汗回到历史原点还是走到新十字 2021-09-08 21:54
    历史上,塔利班曾经有过改变的可能。但奥马尔使塔利班错过了整个世界,与国际恐怖主义走近,并最终导致了自己的崩溃。当前,经过20年战争,塔利班的领导层已经迭代,在领导层里现代化的声音似乎增强了。融入现代化的进程,实现正常的国家治理,对接现代文明的标准,是阿富汗稳定和发展的根本保障,也是避免塔利班重回极端的决定因素。今天,塔利班需要做出改变以赢得世界的信任,阿富汗只有获得了国际社会的支持才有未来。
  • 华黎明:我们多大程度上可以相信塔利班的誓言? 2021-09-08 21:30
    如果塔利班真的能兑现承诺的话,阿富汗真有可能发生一个历史性的转折,但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相信塔利班的诺言?塔利班想要兑现承诺,面临着几大挑战。首先,塔利班承诺做出的改变与曾经坚持的理念背道而驰,可能造成塔利班内部的分裂;其次,塔利班能否团结阿富汗的广大部落,以及长期以来存在并仍坚持战斗的反塔利班势力;第三,塔利班跟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能否与他们划清界限。对此,我们要听其言观其行。
  • 龙兴春:臆想“新四方”,暴露印度心虚 2021-09-07 16:15
    印度人的语言能力特别强,很多专家学者都善于造新词、提新概念,善于在地球仪上连线给自己制定“战略”,臆测他国战略。现在,看到中俄巴伊可能在阿富汗问题上协调合作,而印度又确实做了对不起这几个国家的事情,一心虚就想出来个“新四方”机制。
  • 王世达:阿富汗地缘政治格局出现重大变化 2021-09-02 20:46
    美国加速撤军导致阿富汗形势激烈变动,旧的权力结构遭冲击,新的力量平衡尚未完全确立。从内部看,阿富汗塔利班正在积极谋建自己主导的新政权。从外部看,巴基斯坦、伊朗、俄罗斯、印度等利益相关方正密切关注着阿富汗安全形势演变,并不断调整对阿富汗政策和介入方式,展开新一轮地缘政治博弈。阿富汗地缘政治格局已经处于深刻调整之中。
  • 王旭:碎片化:阿富汗政治变迁中的“定势” 2021-09-02 20:36
    历史上,现实利益牵引着阿富汗政治结构的分化重组,而一次次国内国际利益调整都是对既有政治生态的“定向爆破”,造成进一步碎片化。鉴于美国入侵加剧了阿富汗碎片化,在后美军时代,审视阿富汗国内各股政治力量之间或打或谈、或分化或重组,碎片化政治利益的交换仍是最关键的线索。现有条件下实现阿富汗和平与稳定,关键是要建立一套阿国内国际各方都能接受的利益分享机制。
  • 赵明昊:美国对阿富汗的“民主改造”为什么失败了? 2021-08-30 20:18
    由于阿富汗碎片化的微观社会结构一直未曾发生过什么根本性的变动,再加上权威性不足,所以美国扶持起来的阿富汗中央政府的实际管辖能力十分有限。而且卡尔扎伊依靠“裙带关系网络”勉强维系自己的政治地位,这使得美国和阿富汗新政府的矛盾越发突出。可以说,美国既得不到卡尔扎伊政府的好感,也难获阿富汗普通民众的支持,这加剧了其推动阿富汗政治重建的困难。更重要的是美国忽视阿富汗地方治理,而塔利班对“当地文化、语言和部落结构的全面了解”成为一种优势,它深知乡村地区在政治上的重要性,正是过去二十年在基层社会和乡村地区的运作,为它如今的再次掌权奠定了重要基础。
  • 王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塔利班想建立一个怎样的国家 2021-08-23 16:55
    塔利班将阿富汗国家性质定性为“伊斯兰酋长国”,即把阿富汗定义为伊斯兰世界当中的一个“埃米尔国家”,是构成“伊斯兰世界”的一个地方政权。这也意味着阿富汗不允许出现对立的伊斯兰政治实体。最后,这意味着在塔利班的政治架构中,以军事领导人为权力核心。根据伊斯兰政治思想,阿塔的中央权威并不完全被地方权威所接受。因此阿塔的很多政策会出现与地方实践相冲突的现象。阿塔的内外政策,在未来会出现诸多方面的特征。首先,塔利班的政治理念回归保守,在伊斯兰教法之下,存在适度宽容。其次,阿塔希望回归国际社会,但是会要求国际社会修改规则。第三,在治理理念上,阿塔并不十分重视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最后,阿塔对恐怖组织的态度,取决于恐怖组织对于阿塔的态度。
  • 傅小强:国际社会须共同防止阿富汗变乱之局导致地区危局 2021-08-19 16:09
    阿富汗今天的变乱之局,与美国的不负责任和“始乱终弃”密切相关。阿富汗的变局和乱局还将持续,如果处理不好暴恐这一二十年来的核心问题,那么很可能再次导致阿富汗危局。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包括美国在内,必须正视和妥善处理三个大问题,方可避免阿富汗局势陷入各方不可接受的最坏局面。一是共同约束阿富汗塔利班弃暴向善和确保阿富汗人民的生存发展权。二是共同防范阿富汗乱局的溢出效应。三是共同推动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国际新机制。
  • 叶海林:阿富汗城头的旗换了,插旗的人呢? 2021-08-18 14:11
    塔利班神速取胜,源于阿各路军阀一贯选择依附强者。尽管阿人讨厌外国干涉,但其地方强人也讨厌中央政权干涉,阿塔如果想顺利并长期执政,必须改组国内权力结构。这需要强大的中央意志和雄厚的政治军事资源,可这些无法通过“换旗战”实现。占领喀布尔,并不意味着战争结束。阿塔能否处理好与各路“神仙”的关系,是其再度执政的最重大挑战。就阿富汗的未来而言,相对于权力关系是否稳定,阿塔的意识形态会否缓和不是决定性的。
  • 补壹刀:阿富汗总统逃往第三国,塔利班正接掌政权!变天对中 2021-08-16 15:36
    经过20多年的制裁和发展,塔利班这一次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表现出了明显的灵活性和非常实用主义的一面,这不管是在对内部的少数民族还是在对外交往中都有体现。阿富汗局势发展到今天,是美国彻头彻尾的失败。美国政治史上,跟撤兵沾上边的总统“下场”都不太好,我们可以预测拜登有90%的概率也就干一届,阿富汗大溃败对美政治影响是震撼性的。今后阿富汗如果陷入长期动荡,首先是美国的烂摊子,其次是阿周边国家的烂摊子,再次才是对我们的影响。中国在阿富汗没有那么大的利益,未来也是以外交与经济援助为主。中国不会去填补什么“真空”,不会介入阿富汗内部事务。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