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中国周边 > 南亚 >
南亚
  • 郑永年:不要把印度推向美国的怀抱 2020-07-31 19:03
    中印两国要建立互相信任,不仅需要双方领导人的会晤,更重要的还是民间的商务往来和沟通、走访,这才是消除误解、增加互信的关键。我们处理中印关系时,首先要考虑不要把印度推向美国阵营。要防止边界问题引发和强化印度的对华民族主义。不过,成为美国的附庸也不是印度所希望的。今后要处理好和印度的关系,首先必须把印度提高到中国未来外交战略的高度。而要建立起“印度战略”,中国首先必须加深对印度的认识。
  • 张潇予:印度禁用“中国APP”的市场考量 2020-07-21 18:18
    尽管印度政府对外国互联网企业始终存在不信任感,并非仅对中国企业存在偏见。但由于中国互联网企业已经广泛参与到了印金融科技、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各领域的建设之中,为印度互联网技术革新升级做出了巨大贡献。所以长远来看,以禁止“中国APP”为代表的贸易保护主义举动不利于印度打造“自力更生”的经济体系。
  • 张云:龙象之争再起,中印两国应正视边界问题,稳定战略关系 2020-07-14 15:56
    中印两国都已成长为举足轻重的大国。一方面双方追求进一步发展的战略需求让我们对中印关系的整体稳定有信心,但另一方面,随着双方自信都在增加,民众的要求也在增加,我们需要正视边界问题给中印关系带来的不确定性。对于新时代的中印关系,双方首先要有信心,同时也需要有紧迫感和创造性以解决问题,最终共筑龙象共舞的中印关系。
  • 张家栋:印度正释放一个战略探空气球 2020-07-13 18:16
    目前,印度传出将邀请澳大利亚参加马拉巴尔军演的声音,这既是给澳大利亚听的,更是给中国听的,本质上说仍是印度对华战略博弈的一个手段。不过,如果印度真的把马拉巴尔演习做成“四国集团”的一个重要军事支柱,这个集团就有军事化、实体化可能。如此一来,中印间传统的战略定位会受到重大冲击。
  • 钱峰:对华“脱钩”是印度不可承受之重 2020-07-08 18:52
    全球产业链当前的分工复杂程度远甚于本世纪初,供应链调整耗时长、难度大、成本高,中国的规模效应很难替代。而且印度对华进口只占中国总出口额的3%,如果印度继续在这条路上任性下去,将进一步加重民众经济负担,影响自身出口产品竞争力,阻滞其迈向制造大国、出口大国的经济转型。即便中国不采取针锋相对的反制措施,到头来最受伤的还是印度。
  • 陈定定:搞好中印关系要做到三个坚决 2020-07-08 18:39
    作者认为,今后处理中印关系要从三个坚决出发:第一,中印关系的风险应坚决从全球大变局来看待,中印边境问题是中印关系在当前国际局势下较小的一个问题,双方在边境矛盾以外拥有广阔的发展与合作空间。第二,要坚决遏制印度的战略机会主义倾向。第三,坚决发展中印两国的民间交流渠道,中印民间建立长期稳定的交流与合作是实现双边未来关系发展的方向。
  • 楼春豪:冒险主义外交将致印度战略透支 2020-07-06 17:37
    战略冒进将使印度付出沉重代价,印度对华战略误判是导致1962年中印边境冲突的重要原因。现在,如果印度认为可以在中美博弈中渔利、可以利用中国外部压力增大之际对华冒险挑衅,无疑又是误判了形势,这与1962年的印度又有何差异?如果执意对华冒险挑衅,结局与1962年又将有何差异?
  • 胡仕胜:印度过激举动背后的行为逻辑 2020-07-02 17:09
    出于国内维稳,经济上“变道超车”,主导地区秩序,追求绝对安全这四大需求,莫迪政府频频对华示强。鉴此,今后中印关系迈入长波动期是大概率事件。面对这样的新常态,中印关系需要“重构”。
  • 宁胜男:莫迪欲借“自力更生”打造全球制造业中心,能成吗? 2020-07-01 18:01
    印度在此时如此高调地宣扬“自力更生”,除了扶持中小微企业、保障民生的合理考虑外,核心意图还在于打造自身制造业中心地位。疫情袭来,中国的停工停产和全球产业链的再调整让印度看到了契机,但无奈其自身严重缺乏成为中心的客观条件。
  • 刘宗义:既想结束对峙,又想安抚民众,莫迪能否做到身段柔软 2020-06-29 17:42
    加勒万河谷冲突的发生,是印度国内政治进程和对华政策多年来误入歧途的必然结果。首先,莫迪上台后,印度教民族主义大行其道,对地区稳定构成威胁。其次,印度在边界地区抢占战略要地和战略制高点的政策有其历史连贯性。冲突发生后,莫迪政府陷入两难境地,不得不承认责任在印方。但由于怕民族主义情绪失控,莫迪努力平复军方强硬派及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可这些方式又充满风险。未来如果莫迪不能摆脱上述牵绊,他很可能重蹈当年尼赫鲁的覆辙。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