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非传统安全 > 海洋 >
海洋
  • 张锋:南海强硬派或正中美国下怀,国际法应创造性为我所用 2015-10-23 17:08
  • 薛力:解码王毅外长的南海问题“五个坚持” 2015-08-21 17:48
    “五点坚持”,比较全面地展示了中国处理南海问题的立场,是中国清晰化自己南海主张的最新步骤。它表明中国不希望南海争端扩大化。毕竟,一带一路是新一届中国政府处理对外关系的顶层设计,东盟是21实际海上丝绸之路的第一个枢纽,中国与东盟的合作又是中国实践多边合作的一大创新平台。至于此次吉隆坡系列会议后期出现的一些喧嚣,或许仅仅是落实“五点坚持”过程中的一个小涟漪。
  • 叶海林:南海问题的关键是和谁谈,怎么谈 2015-08-06 18:09
    中国需要和南海的直接当事国谈南海的具体争议问题,和东盟国家谈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问题。这也就意味着,若干区域外国家是无权参与南海问题的讨论的。对中国来说,除了要谈清楚自己的立场以外,中国对维护地区稳定负有特殊责任,还要为南海的和平与稳定提出更具建设性的主张。中国还要旗帜鲜明地强调:南海问题的实质是中国的合法权益长期被某些国家所侵害;南海上空的纷纷扰扰,是有些国家长期以来的外交和宣传策略造成的;南海局势的真正危险所在,不是中国的填海造岛行动,而是部分当事方甘为虎狼前驱的冒险主义行径。
  • 周鑫宇:美国为什么在南海问题上过激反应 2015-07-28 18:15
    所谓“南海航行自由”问题,实际上体现了美国对中国要建立一个把美国排除在外的势力范围的担忧。虽然中国是现行世界经济秩序的受益者和拥护者,但美国根深蒂固的认为中国从对内政策到对外政策,都不真心倾向“自由”。中国在南海岛礁的建设活动,相关地区国家既没有反对的理由,也没有反对的能力。这让美国产生形势失控的危机感。美国认为中国把手伸向海洋,是对美国力量的直接挑战。海洋是美国的战略底线,但这不意味着中美在海洋上发生冲突时必然的。中国在走向海洋、从事海洋活动的过程中,要树立新的海洋观念,明确为海上公共安全和经济活动所用,为地区国家提供公共产品。
  • 史文:如何避免中美南海矛盾升级 2015-07-03 17:51
  • 薛力:南海问题或转入“退烧”阶段 2015-06-25 16:57
    此前数月南海争端的升温,背后有中美海洋政策演变的影子,可视为双方在政策调整期的一种磨合。尽管双方在南海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很小,中国也应趁着南海问题阶段性“退烧”,加速推进南海新战略的落实。譬如,公布中国版的南海争端解决路线图,建议若干个时间节点以推进争端解决进程;又如,坦承南海问题的复杂性,不具有一步到位的解决方案,作为最大的南海声索国,为了推进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建设,愿意分步骤清晰化自己的南海主张。此外,考虑到大规模建岛行动对东盟声索国可能造成的影响,中国可以适当公开建岛规模、用途等信息,并建议其他声索国采取类似措施。如果上述建议值得考虑,那么接下来的南海问题“退烧”阶段,或是中国采取适当行动的时间窗口。
  • 胡波、薛力:走向海洋 中国必须全面挑战美国吗? 2015-06-23 17:51
    现在钓鱼岛问题最主要的一点,其实还是现在日本想变成一个正常化的国家,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一些手段,钓鱼岛对于日本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用的政治工具,利用这个问题才能够调动民意,增加军费,实现国家军队的正常化。中国正在调整南海战略,让东南亚国家觉得不会威胁或者影响到它们的安全利益,中国其实是把它们当做兄弟,当做争取对象,而不是打压的对手,中国正在做这件事。但战略上定下来了,有些政策上的配套还没有跟上去。关于岛礁建设,这是中国在未来谈判中,谈判也好,让步也好,所做的进一步措施,因为过去几十年的实践证明,中国在南沙如果没有坚实的存在,你想说话都没人理你。但如果没有中国参与,南沙那块的共同开发靠东盟国家之间是做不成的。
  • 外交部边海司司长欧阳玉靖就中国南沙岛礁建设接受媒体采访 2015-05-27 17:00
    维护周边和平稳定是中国的既定战略。中国最不愿看到南海生乱,更不会主动制造混乱。中方在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同时,将坚持维护南海和平稳定这一基本政策出发点,坚持将谈判协商作为解决南海问题的根本途径,坚持将包括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推动制订“南海行为准则”在内的机制规则建设作为管控有关争议的有效手段,坚持将推进共同开发与海上合作作为争议最终解决前的共赢安排。中方在南海问题上的这一政策,不会也不可能改变。
  • 时永明:美国的南海政策:目标与战略 2015-05-13 17:53
  • 胡 波:世界海洋政治的新常态与中国海上崛起之路 2015-04-29 18:57
    在一个日益多极化和经济高度依存的总体和平世界里,大国将不再拥有建立和维系海洋霸权地位的空间和资源。综合考虑中国的利益取向、地缘特点、自身实力和中国总体的发展方式等因素,通盘考虑必要性和可行性,中国的海上权力目标可以规划为以下三大方面:从军事的角度而言,中国有望成为世界海上老二,应构建“近海控制、区域存在和全球影响”的地区性海上力量。从参与海洋机制及秩序的角度而言,海洋政治多极化已经是大势所趋,中国要立志成为其中的重要一极。从对海洋开发利用的角度而言,中国要立足近海、放眼全球,积极成为世界第一大海洋经济强国。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