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非传统安全 > 海洋 >
海洋
  • 胡波:日益“军事化”的美国南海政策 2019-05-16 18:36
    美国南海政策的“军事化”色彩日渐浓厚,必然不断逼近小规模武装冲突甚至战争的门槛。对此,双方亟待提升海上战略对话的质量。目前最应该谈的是军备控制、权力结构和军事行动规则等实质问题,而非主权和航行自由这样的问题。对中方而言,过度重视“航行自由行动”容易给公众和舆论造成错觉,那就是“航行自由行动”是美国唯一挑战中国南海主张和地位的有效方式,而忽视美军不同军事行动背后所指代的不同政策取向。
  • 冰岛前总统:北极的航道、油气影响未来,中国参与开发十分重 2019-05-13 18:35
    北极地区为何对人类的未来如此重要,格里姆松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随着气候变暖,北极海冰逐渐变薄,一些航道的经济性逐渐显现出来,甚至能改变地缘政治版图。其次,北极地区蕴藏着丰富的油气和矿产资源,尤其是俄罗斯北极地区的天然气资源丰富,这对东亚国家改善能源结构具有重要作用。最后,北极地区的气候变化、海冰情况对人类意义重大。
  • 陈相秒:中美能否有效管控南海利益冲突 2019-04-30 18:03
    现阶段,鉴于中美双方有效管控南海分歧并防止冲突的基础已有所削弱。如何维持可控对峙的局面,考验着两国的外交技巧和军事斗争能力。对双方一线人员而言,他们所要做的,是严格按照操作规范和避碰规则执行维护本国利益的指令。对两国政策制定者而言,保持战略沟通,避免擦枪走火,是当前处理南海问题比较现实的选择。
  • 陈相秒:中美南中国海利益与诉求冲突可否调和 2019-04-10 18:59
    尽管中美对建立基于规则的南中国海地区秩序的大方向和原则不存在分歧的,但对于建立什么样的规则、谁来主导等具体问题,双方的理解不仅冲突,而且不可调和。而且中国在南中国海权力的彰显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因此只要美国维持“世界警察”和地区秩序主导者的自我战略定位,中美在南中国海的“实力碰撞”就不会停止,且将愈演愈烈。
  • 胡波:改善中美海上战略互动的路径在哪 2019-02-27 17:32
    当前,中美海上战略互动急需探索新的互动模式:首先,中美需要重视双方思维和逻辑的差异,在未来交流过程中,彼此都需要认真学习对方,甚至要学会换位思考。其次,中美海上战略竞争只能管控不能回避。第三,双方需要进行真正的海上战略与政策对话。最后,中美需要开放共存的地区海上秩序。
  • 吴士存:南海形势趋稳向好的大方向会逆转吗 2019-01-17 17:37
    当前南海地区的权力分配、规则制定、话语权塑造比较活跃,导致各利益攸关方进行新一轮激烈博弈。今后一段时间,南海形势趋稳向好的大方向不大可能发生逆转,但同前两年相比,会呈现“稳中有乱、时有升温、竞争加剧、分歧凸显”的特征。未来南海长治久安迫切需要机制与规则的支撑。
  • 丁铎:2018年,南海形势有这五大特点 2018-12-29 19:36
    2018年,在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海上合作”与“制度建设”成为驱动南海形势向好发展的“双引擎”;但另一方面,影响南海局势再度升温的诸多消极因素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消除,“军事博弈”与“规则之争”也成为南海秩序演进中的新常态。
  • 朱锋:2018年南海大国博弈新动向 2018-12-17 17:52
    2018年不仅美国军舰持续和高频率进入南海,而且美国还拉拢澳大利亚、英国、法国以及日本在该地区炫耀武力,使南海海上安全形势进一步复杂化。同时,随着中美海上较量升温,原先那些旨在管控中美两军海空意外相遇规则的措施,已难以满足需要。中美目前需要更加及时和全面地在南海地区推行“信心建立措施”(CBMs),降低彼此的战略互疑、抑制双方可能引发的冲突。
  • 郑永年:从陆地走向海洋的中国地缘政治 2018-09-21 18:15
    中国要明了自己目前所处的世界地缘政治新环境,从而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新型的海洋大国。不过,对中国来说,在强调海洋地缘政治的时候,在成为海洋大国的过程中,中国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平衡陆地地缘和海洋地缘。这个平衡决定了中国的综合国家安全和海洋地缘政治战略的可持续性。
  • 方晓志:搅局南海,澳大利亚成了马前卒 2018-07-26 17:21
    从本质上来说,澳大利亚目前的行为具有典型的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特点:即通过“两面下注”获取最大利益。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澳大利亚毕竟不是南海问题的当事国,在南海并没有事关生死存亡的核心利益,因此要想真正实现最大利益,还是得确保南海局势的和平与稳定,并避免自身沦为西方集团在南海地区挑衅中国主权的马前卒,而为其火中取栗,陷入“选边站”的两难境况。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