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非传统安全 > 海洋 >
海洋
  • 罗亮:“南海行为准则”缘何备受关注 2017-09-19 16:49
    无论是已经制定的DOC,还是正在磋商中的COC,都不可能是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的争端解决机制,而是为了共同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的危机管控机制,旨在促进各方提升互信,避免发生冲突,通过打造共同认可的地区规则,为最终和平解决争端奠定基础。同时,COC的制定关系到各方利益及南海地区和平与稳定大局,需要有充分的空间和时间来协商,眼下当务之急是各方继续全面有效落实好DOC框架下的务实合作,以合作促发展,为COC的最终制定创造必要条件和良好氛围。
  • 曾政:美国真的钟爱“航行自由”吗?它曾是“海盗”的幕后老 2017-09-13 13:14
    美国并不介意“航行自由”,甚至不惜雇佣游杂武装袭扰商船破坏航行自由。但为什么现在美国突然对南海的“航行自由”这么重视呢?笔者分析可能有以下三点原因:一是美军假借“航行自由”这一幌子,加强对南海及周边海域的反潜侦查行动;其次是美国在东亚地区的盟友众多,美军通过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以增加南海周边海域盟友的信心,避免其盟国被中国拉拢;再次是南海是美国重要的小金库,美国几乎所有的石油公司都与南海周边国家签署了石油开采协议,在南海的自由出入是美国经济利益的重要保证。
  • 罗亮:特朗普的南海政策会比奥巴马强硬吗? 2017-09-01 17:20
    当前特朗普政府介入南海问题的执行“效率”超过奥巴马政府。而且可以断定,中美在南海的地缘政治博弈将长期存在,美国以南海为抓手,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不会变。对中国政府而言,应坚持在战略层面上保持清晰的认识和定力,在战术层面上形成常态化的应对方案,一定程度上“借势发力”巩固在南海的维权行为。
  • 田士臣:一年后看南海仲裁案三个失败点 2017-08-23 17:15
    近日,中国和东盟外长在马尼拉通过《南海行为准则》框架文件(COC),这代表了一个极为重要的转变。因为去年的南海仲裁裁定南海所有岛礁没有一处具有岛屿法律地位,这样做最终损害了包括菲律宾、中国在内的南海所有声索国在相关岛礁的主权,而使美国最大受益。因为这样的话,美国的自由航行权范围是最大的。而如果南海声索国共同确定岛屿法律标准的地区规则,在不影响各自主权主张的情况,制定共同开发的法律文件,就不会出现只有美国占最大便宜,南海各方声索国都因仲裁吃亏的局面。
  • 朱锋:中国和东盟签下的这个协议,将证明“谁才是南海真正的 2017-08-14 18:10
    中国和东盟将会继续通过务实合作,向国际社会展示中国与东盟战略伙伴关系的历史性进展。2017年,双方有望正式启动COC框架文件向COC协议文件的正式谈判进程。中国和东盟需要将这份框架文件具体化、规范化和规则化,为世界树立即便在主权争议问题上各友好国家仍能自律与务实合作、并建立此区域机制来管控南海争议、甚至危机的成功案例。正如王毅部长掷地有声的宣示,“历史终将证明,谁只是匆匆过客,谁才是真正主人。”
  • 吴士存:美国未来搅局南海的意图没减 2017-08-07 17:29
    南海航行自由行动年度计划的出台,反映出特朗普政府仍然在延续其前任,以“基于同盟伙伴关系维持美国亚太地区秩序主导权”为主要内容的亚太政策,也是特朗普政府南海政策趋于成型的标志性事件。这必将引发新一轮以中美南海军事对抗为主要特征的南海局势持续升温。
  • 周士新:南海问题上,为何域外国家更活跃? 2017-08-03 16:43
    个别域外大国近期在南海问题上显得相当躁动,实际上是在为马上即将举行的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造势,要因此转移地区国家强调以合作为导向的潮流,扰乱这些多边合作机制的议程,将更多地时间和精力耗费在争议问题上,阻碍东亚合作的整体态势。
  • 许利平:中菲共同开发南海形成示范效应 2017-07-28 16:35
    如果中菲能够成功在南海进行共同开发,将在南海周边国家形成良好的示范效益,让更多的南海周边国家参与到共同开发之中,实现共赢局面,真正把南海变成和平之海、友谊之海与合作之海。我们真诚希望这一天能够早日到来,但也要做好迎接各种挑战的准备。
  • 吴士存:日本军事介入 中国南海主权面临四大挑战 2017-06-29 18:36
    南海的和平与稳定来之不易,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需要域内外国家尤其是域内国家的共同努力和精诚合作。中国与东盟各国应集中精力、排除干扰,加速“准则”磋商,从而把“双轨思路”的第一轨,即:“南海的和平稳定由中国和东盟共同维护”落到实处。同时中国与有关声索国应积极落实“双轨思路”的第二轨,即:“南海争议由有关直接当事方通过谈判和协商解决”,探讨逐步建立着眼于危机管控和争端解决的双边磋商机制。
  • 康霖:谈到南海,越南这两位领导人态度为啥截然不同 2017-06-23 17:26
    “大国平衡”是一般性地区国家最常用的外交手段,也是他们博取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有效工具。目前越南经济上越来越依赖中国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然而,经济利益并非国家利益的全部,安全利益和外交利益同样非常重要,与中越两国源远流长的良好双边关系相比,双方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也可谓是“久拖不决”。由于自身实力不足所限,越南急需像美国、日本这样的大国介入南海问题,以此帮助自身与中国抗衡。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