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非传统安全 > 海洋 >
海洋
  • 朱锋:南海仲裁案“靴子”落地能有多大动静 2016-07-07 17:11
    今天,国际社会对中菲仲裁案的首要关注,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仲裁裁决内容,而是各国究竟在仲裁裁决出台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从中国来说,我们的立场和意志都是坚定的。我们既不能跟着仲裁裁决走,也不能跟着有关国家在仲裁案问题上的政治喧嚣走;既不能随着美国刻意在南海扩大军事化的步伐走,更不能随着仲裁案激发的民族主义情绪走。中国的大国崛起进程注定煎熬,南海仲裁案是对中国人世界意识的重大考验。中国不仅需要大国崛起,更需要人才、观念和主张等诸多领域的“大国成长”。菲律宾仲裁案的磨砺,一定会有助于、并提升中国的大国成长。
  • 张锋:“南海仲裁”拟7月12日公布,结果未必“一边倒” 2016-07-04 17:51
  • 吴建民: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种自信 2016-06-22 17:23
    随着中国的崛起,我们面临的各种问题和挑战会多起来。这是必然的,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面临这些挑战我们一定要冷静观察,通盘考虑。切忌意气用事,切忌用战争与革命时代的旧思想来处理今天的问题,那样会犯时代错误。中国要保持自己的发展势头,这是我们经过100多年的奋斗所积累和创造的。保持这个势头,中国再有30年、50年就起来了。这是中国人在21世纪最大的利益。保持发展势头必须保持对外合作。综上所述,包括同周边国家合作的势头。中国政府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出的克制,是符合中国和本地区各国人们根本利益的,也是符合世界潮流的,是完全站得住脚的。
  • 朱锋:中菲仲裁案结果将改变南海局势? 2016-06-12 17:09
    中菲仲裁案的裁决并不能改变中国拥有南海岛礁主权的事实,如果不顾中国利益诉求的合理性,一味要求中国接受国际仲裁裁决,似乎国际法的大棒可以是万能的,这种想法并不符合国际关系的内在逻辑。不过,南海争议的国际司法介入可能因为菲律宾仲裁案而刚刚起步,对此,中国一定要做好必要的准备。南海主权争议毕竟只是中国整体周边外交的一个组成部分,南海的维权和维稳必须符合、更需要配合中国可持续崛起的整体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在南海问题上,我们争什么决定了我们的对手是什么。中菲仲裁案应该有助于我们理性、准确和长远地审视和追求我们的南海战略。
  • 梁云祥:中菲南海仲裁案评析 2016-06-12 17:08
    目前中国虽然正处在一个崛起的过程中,但中国的实力还远没有强大到绝对强大的程度,完全依靠实力解决南海问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通过外交谈判解决南海领土争端是目前中国南海政策的主要内容,但争端各国对南海岛礁的不同实际控制及其各自立场和主张的差距太大,很难通过谈判相互妥协得到解决。因此,中国也必须要考虑通过国际司法的方式解决南海的领土争端,即要更多地熟悉国际法律规则和运用国际法律规则以现有国际法规则所能够接受的方式主张自己的权利,而不是一味简单地“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和不执行”,否则中国自身很难真正地和平崛起,甚至很难长久立足于国际社会。
  • 孙哲:应对南海局势演变不妨多做兵棋推演 2016-06-08 16:21
    中国恐怕要有与美国在南海问题上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要从随势到谋势的角度来做战略准备,而做“有理、有利、有节”的各种预案,恐怕不是某一家单位、某一位学者所能承担的重任。目前,国内对南海形势演变的兵棋推演太少,可操作的方案更是罕见。在此,笔者呼吁不妨采取中央召开某个领域工作会议的模式,由国家安全委员会出面,邀请外交、国防、媒体、学界各方了解情况的专业人士来分析南海变局,然后出台总体对策和分阶段工作重点。适当时机甚至可以考虑邀请海外人士参与讨论,避免因为知己不知彼、不了解国外情况而“自说自话”,否则效果自然和理想目标南辕北辙。
  • 马尧:日本有能力在东海“围堵中国”吗 2016-06-06 17:51
    目前中日海上实力对比的天平已经开始倾向于中国,且中国潜力巨大,未来优势可能会更为明显——中日钓鱼岛博弈的态势已经充分说明这一点。在日本看来,现在也许是能够在东海与中国进行战略博弈的最佳机会,失去了这个机会窗口,日本将没有实力与资本再和中国讨价还价。
  • 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就南海问题与美国记者代表团座谈实录 2016-05-27 15:03
    如果说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有一个红线,那就是希望美国不要侵犯中国主权,不要侵犯我们的安全。这两个问题上,中国人是不会妥协的,没有任何让步的余地,中国人为我们的独立,为我们摆脱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打了几十年仗,就是为了国家主权,维护国家安全。中国不会执行裁决,裁决也不会有任何影响。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从程序问题到实体问题都不符合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仲裁庭作出最终裁决后,南海问题依然会像现在一样存在,就连美国也解决不了。因为美国没有这样的能力,更没有这样的权力。南海问题最终还是要靠中国和东盟国家通过谈判协商解决。
  • 专访朱锋:南海问题的本质是什么 2016-05-27 15:01
    南海问题说到底,是外交、安全与战略问题。一个国家只有先有了可靠、有效的外交、安全与战略的选择,才能真正在充满竞争的国际关系系统中,坚定和合理地维护和发展自己的岛礁主权与海洋权益。中国解决南海问题的思路调整,并不意味着我们简单退缩和让步。说到底,我们需要明确我们要“争什么”和“舍什么”的问题。南海问题的本质,已经远远超越了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的争执,变成了两种历史性力量的碰撞。这两种历史性力量,一是美国从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在西太平洋长久享有的、不受挑战的海空优势;二是中国立志成为“海洋强国”的战略进程。南海问题,现在已经很清晰地变成了这两种历史性力量交汇和碰撞的爆发点。
  • 孙小迎:南海仲裁“闹剧”会砸菲律宾的脚 2016-05-18 17:14
    菲律宾苏禄海断续线和希腊爱琴海断续线都将面临随时被要求重新划分的危机。笔者曾频繁被问到“南海断续线划到别人家门口”是否合理的问题。对此,我们不妨也看看别国有关“家门口”的问题。比如,菲律宾苏禄海的断续线就划到了马来西亚“家门口”。而据家乡在沙巴的马来西亚学者抱怨,菲律宾军人经常从这里入侵和骚扰沙巴。再如,希腊爱琴海的断续线也划到了土耳其“家门口”。如果南海仲裁案仲裁庭裁定中国的南海断续线无效,那么这一案例和判例至少将对这两个国家断续线的有效性产生重大影响。若再环顾世界,老殖民者跨越数十甚至上百个经、纬度的海外自治领在南太平洋和南印度洋星罗棋布,这合不合理呢?相信有良知者心里自有答案。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