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中国周边 > 东南亚 >
东南亚
  • 李晨阳等:缅军历次接管国家权力的异同 2021-03-25 15:42
    鉴于1962年和1988年缅军接权后,分别废除了1947年和1974年宪法,且动用了武力,因而缅军的这两次行动普遍被认为是“政变”。2021年2月缅军声称依据2008年宪法第417、418条的相关规定接管国家权力,尽管在运用法律条款和程序上还有争议,但缅军未废宪法,而且承诺在实行一年紧急状态后举行新大选,所以缅军的这次行动还不能定性。
  • 李赟:美越军事合作,双方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2021-03-16 16:24
    鉴于美越都有各自的算计,因此未来他们只会在“伙伴”框架下开展合作,很难真正走向“结盟”。这决定了其军事合作的有限性,也决定了其对地区局势的影响相对有限。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在南海其他声索国寻求与中国缓和关系的大背景下,越南虽希望借助与美合作,在南海问题上获得更多支持,但也不希望被美推向与华对抗的最前沿。
  • 张铁根:缅甸政局的结构性困境 2021-03-12 15:51
    鉴于近几年来民盟一直企图削弱缅军方的势力,导致双方矛盾不断积累。而且民盟在去年大选获胜,国会席位已达修改宪法的门槛,引起军方忧虑。再加上缅军总司令将在今年7月达到退休年龄,而没有同民盟达成退休后的利益保障安排,所以发动事变是如箭在弦。目前缅甸政治体制陷入了结构性困境。对此,东盟国家积极调停,今后缅甸各方只有通过对话才能解决分歧。
  • 李锴等:“10+3”机制或可在缅甸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 2021-03-09 15:38
    缅甸局势日趋严峻复杂,东盟劝和促谈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但也亟需增加外部能量。“10+3”机制作为地区合作主渠道,应积极发扬一贯以来的合作精神,助力东盟劝和促谈,推动缅甸问题软着陆,确保地区和平与稳定。
  • 虞群:刚烈的昂山素季和不愿退休的敏昂莱:军方与民盟还能妥 2021-02-04 16:38
    积蓄已久的矛盾,加上缺乏良好沟通,令民盟与军方渐行渐远。再加上民盟因为大选中的成绩而飘飘然,没有对军方的诉求有任何正面回应,而此时西方国家的干涉言辞又激怒了军方,导致他们冒天下之大不韪。未来缅甸军方真正的上策是抓紧时间和民盟展开谈判,寻求共识,达成妥协,尽快让缅甸政治恢复正轨。如果缅甸军方真的决定与民盟决裂,以一己之力治理缅甸,他们将面对极为严峻的挑战。
  • 宋清润:收权容易治国难,缅甸军方未来一年面临四重挑战 2021-02-03 18:08
    缅甸军人此前长期主导政府的局面不再,丧失大量的政治、经济利益,而且心理上的失落感乃至受挫感也很强。此次其呼吁选举委员会调查选举舞弊又基本无果,恼羞成怒,遂出手接管国家权力。不过鉴于军方未来一年面临四重挑战,军方还承诺一年后要大选,其执政形势恐将及其复杂。缅甸未来会更乱还是会更稳,不仅要看军方的执政能力,也要看缅甸朝野各方未来如何互动。
  • 司镇涛:兴国梦想下的越南外交值得关注 2021-02-03 18:02
    面对一个雄心勃勃、强势有为的越南,中国在坚持“长期稳定,面向未来,睦邻友好,全面合作”十六字方针的同时,应在认识和思路上有所调整。一是重视越南;二是明确“越南不会在大国中选边”;三是两分,在两国可合作处应加强合作,在该坚持的地方必须坚持;四是现实,我们要摒弃理想主义和一厢情愿,先做好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工作,对越南可耐心等待。
  • 聂慧慧:越南经济奇迹还将持续吗 2021-01-26 17:41
    越南经济多年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但其经济发展也面临一定挑战。短期看,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难以消退。长期看,越南发展严重依赖外部资金与市场。今后越南能否把握机遇,化解外向型等经济弊端,是其经济持续发展的关键。
  • 何胜等:美国定性汇率操纵国凸显越美关系两面性 2021-01-21 17:48
    尽管战略需求契合促使越美关系越走越近,但由于两国都高度奉行国家和民族利益至上,两国的结构性矛盾和分歧也仍然存在,难以调和。美国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执政,越南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两国既是“合作伙伴”又是“斗争对象”的属性都难以改变。未来越美关系的发展不会偏离既定轨道。
  • 李晨阳:大选之后的缅甸 2021-01-20 17:19
    尽管缅甸大选选后形势相对平稳,但在新冠疫情冲击下,缅甸政局发展仍受很多因素影响。首先是缅甸的新冠疫情尚未从根本上得到缓解;其次是巩发党等政党持续投诉2020年11月的选举结果,并得到了其他政党和军方的支持;最后是新一届联邦议会与政府的组建还存在变数。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