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国际视野 > 欧洲 >
欧洲
  • 崔洪建:欧洲不再是一体化“模范生” 2015-06-09 17:28
    原有的经济社会模式失灵而尚未建立起对新的发展路径的共识,是欧盟形似“分裂”的深刻内因。无论是希腊“退欧”还是英国“脱欧”,都是不同发展观之间博弈的极端表现。与缺乏发展共识相伴随的是欧洲内部原有权力平衡被打破后,新的动力引擎尚未运转到位,领导力缺乏加剧了一体化的困境。从更广阔的视角来看,欧洲一体化的困境还在于其观念、制度和机制没能跟上外部环境迅速而深刻的变化,区域主义保守和封闭的一面造就的“堡垒欧洲”难以抵御全球化大潮的冲击。今天欧洲到了认清世界变化、调校发展航向并勇于妥协和决断的关键时刻,唯此才能走出一体化的困境。
  • 张敬伟:狂躁的米兰是欧洲现实的缩影 2015-05-05 16:59
    欧洲的现实困扰,从经济到民生从移民到宗教再到反恐是成系统的。要破解这些矛盾,除了欧洲走出经济低谷,还需各国政府一起努力破解各国面临的诸多社会民生问题。更要者,对于那些靠着“民主”而坐大的右翼势力,欧洲各国更须善用民主智慧,不能让极端势力占了上风。
  • 郑永年:极端政治和西方危机 2015-04-14 12:56
    近年来欧洲的政治发展,表明了极左和极右力量趋向结合的极端主义趋势。它的回归绝非只是这些政治力量的操作,而是反映了欧洲乃至西方政治的深层问题,同时也是今天西方民主所无能解决的问题。当前西方的“一人一票”制度发展到现在,产生了深层的问题,需要引入激进的改革。但大众民主很难产生有效政府。而欧洲极端主义的崛起,既是对这种政治现状的不满,也是为了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这里,本质性的问题就是要产生能够解决问题的有效政府。历史上,只有强人政治才能解决问题。世界各地都是如此,但强人政治又具有很大的危险,希特勒就是明证。如此看来,今天西方世界的政治,再次进入不确定的时代。
  • 赵昌会:英国抓住亚投行历史性机会 2015-03-26 18:04
  • 孙兴杰:继续制裁俄罗斯能否解困乌克兰 2015-03-05 17:18
    美国因乌克兰危机而制裁俄罗斯,但乌克兰的局势并非俄罗斯能主导,而是多方博弈的结果。乌克兰的悲剧在于国家治理能力低下,内部动荡,进而变成了大国博弈的棋子。以现在乌克兰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来看,如果没有外部资金的注入,乌克兰将会成为一个难以治理的烂摊子。在制裁问题上,美欧立场有差别,明斯克协议既给普京一个台阶,也给了奥巴马一个约束,但如果协议不能贯彻,默克尔也会加码制裁。此外,俄反对派领袖离奇死去,也为欧美制裁增加了新的理由。制裁还将继续。
  • 刘丽荣:德国谋求国际事务领导角色 2015-03-04 18:24
    关于德国角色调整的具体内容,有两个要点值得关注:一、德国援引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评论,暗示美国对德国角色定位的认同;二、德国明确反对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对美国的军事解决方案说“不”。德国之所以顺利推进对外政策的角色调整,得益于有利的国际和国内环境。但德国能否在国际事务中担当领导角色,同样面临许多制约因素,最大的困扰来自军力和民意。
  • 史志钦:欧洲社会将更趋向保守化 2015-02-06 16:18
    欧洲右翼政党的崛起是欧洲社会矛盾积累的结果,未来欧洲主流政党更多会受极右翼的影响,社会政策更加保守。但欧洲毕竟是一个相对成熟的民主社会,极右政党更多是体现一种利益表达。与此同时,欧洲新一代的民族分离主义实际上更多是一种工具,用来实现一定自治权,索取更多利益。民族问题、种族问题的背后,是欧洲一体化快速积累的矛盾。现在欧洲各国的反恐升级,会促进欧盟与大国,包括俄罗斯的合作。对中国来说,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新疆问题的压力,因为新疆问题同样与境外伊斯兰极端主义和国际恐怖主义密切相关。只是,西方国家经常在反恐问题上使用双重标准。巴黎的恐怖主义事件,让西方和美国认识到,如果没有国际联合,伊斯兰极端势力伤害的是大家,也会让各国在反恐问题上增加合作的紧迫性,抛弃双重标准。
  • 刘学伟:假如欧洲被极端政党统治 2015-01-30 17:20
    目前西方人精心设计的选举制度不能阻挡,而是加速极端势力登上政治核心舞台。至此欧洲的政坛就会越来越受到极左或极右影响,甚至处于他们掌控之中。如果届时经济形势还没有好转,欧洲恐怕就会进入真正的多事之秋。西方制度的最大漏洞,就是它太过挑剔。它对赋予主权的公民集体素质,有太高的要求;对它所能正常运作的经济环境,也有太高的要求。经济一旦衰败,公民集体的平均素质一旦明显下降,这个制度真的就是太难维持正常的运行了。人民全体拥有全部的政治主权,就如同人民的全体拥有全部的财产主权。但这种拥有并不平均。我们要追求和掌握的,是那个恰到好处的相对均衡或不均衡。
  • 陈新:希腊左翼胜选 奥朗德为何高调祝贺? 2015-01-29 17:20
    希腊大选左翼党派赢得大选,不等于希腊要退出欧元区,双方达成妥协是可能的。希腊左翼联盟上台呼吁结束紧缩政策,带来一个溢出效应。今年是南欧国家的选举年,这些国家也都有疑欧势力。希腊跟三驾马车在债务重组和结束紧缩政策方面达成部分目的,将会给南欧国家的疑欧党派带来示范效应,如果南欧许多国家由疑欧政党执政,那么对欧洲一体化无疑会带来极大挑战。所以,希腊的问题不是自己一国的问题,债务危机是希腊自己的,紧缩政策背后是南欧与北欧之间的角力问题。
  • 吴正龙:希腊大选令欧盟忐忑不安 2015-01-21 18:28
    尽管激进左翼的联盟在与欧盟的博弈中虽然手上掌握的牌不多,但是以小博大,依然具有足够的能量产生强烈震荡,对欧盟经济和政治产生的影响不容低估。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