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中国周边 > 欧亚 >
欧亚
  • 周密:美若制裁俄输油系统,中亚等地区将受波及 2022-05-25 15:02
    中亚等地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重要作用不仅来源于其重要的地理位置,还包括能源资源的供给。无论是能源的生产、加工还是运输,这些国家都有着较为重要的作用。伴随俄乌冲突的持续和美西方制裁的升级,美国等以政府干预破坏国际能源供应链关系、进而造成国际能源市场结构性不平衡加剧的情况可能变得更加严重。中亚等地从原苏联独立出来的国家与俄罗斯的经济关系较为紧密,经济一体化水平相对较高,如果美国等对俄罗斯的制裁波及俄罗斯输油管道,这些国家经济将不可避免地遭受重大打击。
  • 邓浩等:俄罗斯与中亚五国外长会释放新信号 2022-05-24 18:43
    俄一直视中亚为其传统势力范围以及南部边界安全的屏障和战略缓冲带,对美西方加紧对中亚渗透以及部分中亚国家对俄态度悄然生变没有等闲视之。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一直积极运筹,提升“集安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作用,借此拉紧与中亚国家的合作纽带。俄不容外部势力介入中亚事务,向中亚国家明示绝不容忍其势力范围内国家以任何方式“去俄化”。今后,尽管在美西方全面制裁打压下,俄经略中亚地区面临的困难显著增多,但其主导地位难被撼动。
  • 张禄彭: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二十载,直面更复杂挑战 2022-04-28 20:51
    集安组织经过20年的发展,到目前该组织可以维持一个共同的军事战略空间。今年初集安组织成功协助哈应对危机,向外界展现了该组织的实力和团结及行动潜力,同时也再次证明了俄在这一地区的强大影响力。目前,集安组织周边地区形势动荡,成员国内部政治局势的变动因素也在积累。未来,集安组织能否借助在哈骚乱事件中所发挥的积极作用进一步做大做强,能否助俄充分实现其在“后苏联空间”加强军事和政治地位的目标,俄能否持续协调后苏联空间内伙伴国家共同应对危机和外部威胁,从而有效保障地区安全,值得关注。
  • 杨进:托卡耶夫提出“新哈萨克斯坦计划” 2022-04-26 23:47
    目前,哈深刻认识到在国内外面临的竞争挑战,有心通过改革上层建筑破除经济发展的政治阻碍,使之从“高层驱动”向“依法治国”转换。尤其在“一月事件”后形成以托卡耶夫总统为“单核心”的权力结构也使他获得了推动改革所需的资源。预计他的改革既不同于独立初期的国家转型与建制,也不同于纳扎尔巴耶夫时期的做法,将是基于哈萨克斯坦现有政治、经济和社会结构的完善,既非西方化,也不是另起炉灶。
  • 赵常庆:前事不忘与今日抉择:从美军欲进驻中亚谈起 2021-11-05 20:58
    乌、吉两国重视与美国发展关系,但在它们的对外关系中,美并非占首位,起码排在俄罗斯和中国之后。“反恐”确实是包括乌、吉两国在内的中亚国家的迫切需要,可是,鉴于吉是欧亚经济联盟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如果俄不同意,美就不可能在吉建军事基地。对乌来说,从政治、经济、安全等各方面,对俄的需求和依附明显大于美。而且,当年乌发生的安集延暴乱,有美国插手,乌对此事记忆犹新。所以,它们拒绝了美国的要求。
  • 赵隆:扩员为上合提供自我完善契机 2021-09-20 11:12
    上合组织在推进有序“扩员”的同时,仍需同步加强机制和能力的完善优化。今后如何继续强化上合组织的整体性价值,推动扩员从形式意义向实质意义进化,实现治理与合作的提质增效,释放新兴议题中的合作潜力,是上合组织在下一个20年彰显凝聚力和生命力的关键。
  • 杨成:上合组织在内外挑战下焕发新动能 2021-08-12 15:03
    尽管上合组织在安全、经济、文化等领域的合作仍不平衡,也面临所有国际组织在其发展周期中不可避免的“中段陷阱”挑战。在利益协同方面,随着合作的深入开展,也可能面临后续动力不足的问题。但上合组织的转型才变得更为迫切和必要,需要通过新的议程设置进一步推进和优化务实合作,唯此才能在混乱失序的国际秩序中为维护全球和地区治理质量提供动力,同时避免不少国际和地区组织因不能与时俱进而陷入“空转”的境地。
  • 赵华胜:俄罗斯与阿富汗问题 2021-08-02 15:29
    俄既担心阿向周边地区输出不稳定,也担忧阿极端宗教主义向俄扩散。俄对阿富汗现政权的前景担忧,但在政策上仍以现政权及其长期存在为基点。俄对塔利班深恶痛绝,反对其重回阿富汗政治。俄坚决反对美国和阿政府与塔利班和解。俄美关系的未来取决于阿富汗形势。如果阿形势恶化动荡,会刺激俄美进一步合作,反之亦然。在当前阶段,美国要从阿富汗脱身,十分需要俄的支持,北方运输网的顺利运作也离不开俄。但在美军撤出后,北方运输网的重要性将降低,美对俄需求减小,两国在阿合作会缩减。
  • 邹志强:争议声中“替代通道”伊斯坦布尔运河开工,土耳其会 2021-07-05 17:29
    土耳其政府执意修建伊斯坦布尔运河的直接目的在于获取经济拉动效应,进而提振国内民意支持度和巩固执政地位,而未来该项目是否能够盈利及其长远经济价值如何并不是其当前最为关心的问题。对于可能带来的战略与安全冲击,土耳其将谨慎应对,力争不对既有国际秩序及其与美、俄以及欧洲大国的关系造成冲击,避免引火烧身。
  • 孙壮志:“欧亚心脏”,为何这么乱? 2020-10-29 16:33
    当今世界大国关系不稳定,全球和地区治理体系面临重构。欧亚大陆腹地本就是国际政治风暴的“中心”和冷战遗留安全问题“难愈”的特殊地带,面临的挑战更严峻。同时,独联体地区出现的政治动荡和安全危机,都有非常复杂的国际背景。近年来出现在南高加索和中亚的冲突和动乱,都有外部力量推动和刺激。目前,虽然各大国对此地局势都表示关注,但这里各种矛盾叠加造成的冲突,短期难以平息,要一劳永逸解决更是难上加难。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