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中国周边 > 东南亚 > 正文
范家源:中越钻井平台事件及相关思考---国际形势年终稿(二)
发表时间:2014-12-08 17:38 来源:国际网
面对我国资源被其他国家掠夺的局面,我们必须增强海上维权意识,实现海上油气开发的整体突破。但2014年越方对我国在西沙海域正常钻探的钻井平台持续进行野蛮暴力干扰,导致两国关系降到中越关系正常化以来的最低点。不过越南从其根本利益出发,也需要有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需要同中国保持睦邻友好关系。尽管美日等外部势力企图介入中越争端,越南领导层也有人对此抱有幻想,但越南没有彻底倒向美日、公开反华的现实可能。南海问题是中越间唯一存在的历史遗留问题。两国在南海问题上存在尖锐分歧,在缺乏起码互信的背景下,难于保持海上局势的和平稳定。当然两国在其他领域的交往与互利合作仍在继续,预计中越关系将会保持稳定大局,在总体可控的范围时有起伏。

2014年中越关系中最引人注目的事件,就是越方对我国在西沙群岛海域进行正常钻探作业的钻井平台持续进行野蛮暴力干扰,导致两国关系降到1991年中越关系正常化以来的最低点。

一、事件的回顾

今年5月2日起,中国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在距西沙群岛中建岛约17海里处进行钻井活动。为此,中国海事局发布航行警报,宣布从5月2日至8月15日,距上述钻井平台半径1英里范围内禁止船只驶入。这本是中国的钻井平台在自己海域的正常作业,越方却不顾警告,悍然派出包括武装船在内的大批船只,对在现场执行护航安全保卫任务的中国政府公务船进行暴力干扰,还向该海域派出“蛙人”等水下特工,并布放大量渔网、漂浮物等障碍物,对中国船舶设施和人员构成安全威胁。越南外交部发言人歪曲事实,诬称中国“侵犯了越南主权”,并要求中方撤出钻井平台。越南总理阮晋勇更赤膊上阵,在5月11日东盟峰会上指责中国在南海“争议海域”挑起严重对持局面,公然要求东盟国家与越南一道遏阻中国在上述海域部署钻井平台。

针对这一情况,中国外交部刘振民副部长紧急召见越南驻华大使,并与越南副外长胡春山通电话,就越方非法干扰中国企业在西沙群岛海域的正常作业进行严正交涉。同时,杨洁篪国务委员与越南外长范平明通电话严正指出,西沙群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不存在任何争议,中国企业在西沙群岛海域的作业完全是中国主权权利和管辖权范围内的事,任何人都无权干涉,越方对中国企业的正常活动进行干扰,严重侵犯了中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严重违背了双方关于维护海上稳定的共识和业已达成的有关协议。中方对越方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严正要求越方切实尊重中方的正当权益,立即停止有关干扰活动,纠正错误,以实际行动维护两国关系大局。

由于越南当局的煽动,河内、胡志明市多次出现反华游行示威。不仅如此,短短几天内越南南方和中部22个省市相继出现了对中资和其他外资公司的大规模打砸抢烧暴力事件,使这些企业蒙受巨大损失。据初步核实,有2名中国公民死亡和上百人受伤。5月17日晚,王毅外长同越南外长范平明紧急通电话,代表中国政府就上述打砸抢烧事件向越方表示强烈谴责,提出强烈抗议,要求越方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制止一切暴力行为,确保所有中国企业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同日,中国政府派出外交部长助理刘建超率领跨部门工作组赴越开展工作,强烈要求越方做好遇难人员善后和伤员救治工作,加强情报研判和警力部署,保障中国机构和人员生命财产安全,同时继续抓捕和严惩犯罪分子,确保暴力事件不再发生。

这期间,中越双方就钻井平台事件曾有过多次不同级别的接触。6月18日,国务委员杨洁篪前往越南,会见了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和总理阮晋勇,双方就中越关系和当时的海上局势坦诚、深入交换了意见。杨洁篪全面阐述了中方的原则立场,指出当前中越关系面临的困难局面是由于越南方面最近一个多月持续非法干扰中方在西沙群岛近海的钻井平台作业造成的。西沙群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不存在任何争议。中方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国家主权和海洋权益,确保有关作业安全顺利进行。当务之急是越方应停止对中方作业的干扰,停止炒作,停止制造新的事端,处理好不久前在越南发生的打砸抢烧事件善后事宜,并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在越中国机构、企业和个人的安全,为双方协商解决问题,并为各领域交流合作尽快恢复创造条件和气氛。越方则指责中方在“越南海域”部署钻井平台严重侵犯了越南主权,伤害了越南人民的感情,要求中方撤走钻井平台,用和平方式谈判解决争议和分歧。对于不久前发生的打砸抢烧事件仅表示“令人遗憾”,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说,更未提及如何处理善后和赔偿。

杨洁篪对越共总书记阮富仲说,中国党和政府始终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重视中越关系,愿同越南党和政府共同努力,推动中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稳定健康向前发展。当前中越关系因海上问题面临严重困难,但再困难也要想法解决,基于这一战略考虑和对中越关系大局的高度重视,中国党和政府派我专程来访。阮富仲说,越南党和政府一贯重视同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在当前形势下杨洁篪国务委员来访非常重要,越方表示感谢。阮富仲说,无论遇到什么困难,越方都愿意同中方保持接触和沟通,着眼大局,努力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办法。总的说来,杨洁篪越南之行表明了中方解决问题的诚意,但双方在关键问题上没有取得实质进展。此后,越方继续在西沙海域干扰中国钻井平台的作业,截至6月底,越方船只冲撞中国政府公务船达1700余次。

7月1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宣布:中国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在西沙群岛中建岛附近海域钻探作业于5月2日开始,并于7月15日顺利完成。有关企业将在分析和评估所取得的地质资料基础上,研究制定下一步作业方案。发言人指出,981钻井平台转场是有关企业海上作业计划的安排,与任何外部因素无关。

二、越方为何做出如此强烈的反应

(一)经济利益的驱使。

1975年越战结束后,越南乘机先后抢占了我国南沙群岛的29个岛礁,并与外国公司签订合同,在南海争议海域大肆开采石油、天然气。越南陆地面积只有33万平方公里,其中三分之二为山脉和高原,人均耕地只有0.11公顷。为此急于在海上寻找出路。越方自认为属于它的海洋面积等于其陆地面积的三倍,拥有巨大发展潜力。基于这种判断,越共于2007年制定了海洋战略,提出了大力发展海洋经济的战略目标,计划到2020年使海洋经济的产值占全国GDP的53—55%,使越南成为海洋大国。而所谓海洋经济,首要内容便是海上油气的开发。截至2012年11月,越南从南沙海域开采了1.4亿吨石油和1.8亿立方米天然气,获利35亿美元,成为南海争议中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但越方并不满足于现状,而要垄断整个南海海域的油气开发。正因为如此,越方对中方多次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主张一直置若罔闻,在双方多次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凡提到“共同开发”的地方,越文文本均表述为“合作共发展”,其骨子里就是拒不接受共同开发。2013年10月李克强总理访越期间,越方同意与中方成立海上共同开发磋商小组,不过是应付中方的一个表面姿态。在这种情况下,越方决不能容忍中方在西沙海域单独进行油气开发。

(二)外部势力的介入。

美国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把南海作为牵制中国的着力点,口头上表示对南海主权不持立场,实际上在拉偏架,鼓吹南海争端多边化、国际化,怂恿南海周边国家向中国挑战,力促东盟抱团对付中国。日本首相安倍在东南亚的战略意图是借助美国,牵制中国。越南便成为了日本的重点工作对象和最大的投资国与援助国。截至2012年10月,日本向越南提供的政府开发援助资金(ODA)已超过120亿美元,占越南接受外援资金总数的24%。经济上的甜头使越南更加见利忘义。当中韩等亚洲国家强烈谴责日本首相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时,同样遭受过日本侵略的越南却默不作声。六月初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安倍含沙射影攻击中国试图“单方面用实力改变现状”,导致地区动荡;还表示日本将支持东盟国家保护领海、领空。再加上有一个菲律宾作为难兄难弟,使越南感到在同中国对抗时有人为它撑腰助威,便更加肆无忌惮。而越南领导层内部也有一批向阮晋勇这样的反华急先锋,他们历来主张同美国拉关系,利用越美关系制衡越中关系。

(三)在领土主权问题上出尔反尔。

中越之间在南海诸岛的归属问题上本无争议,意即越南本来是承认西沙和南沙群岛是中国属于中国的。远的不说,1958年9月4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为12海里,并且指出“这项规定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领土,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以及其他属于中国的岛屿。”9月14日,越南政府总理范文同照会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郑重表示“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承认和赞同中华人民共和国1958年9月4日关于领海的声明”。“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尊重这项规定,并将指示国家各职能部门在海上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生一切关系时,彻底尊重中国的12海里领海。”但当越南在南海抢占了诸多中国岛屿后,便推翻了他们总理范文同代表越南政府所做的郑重承诺,向中国提出了无理的主权要求。最近越南为达到其领土扩张目的,又由其外交部出面为已故总理范文同的照会做实用主义的诡辩。基于这种立场,越南声称南沙群岛连同西沙群岛均属于越南。2012年10月越共总书记阮富仲访华期间,双方发表了《关于指导两国解决海上问题原则协议》,一致同意“切实管控海上分歧,不采取使争端复杂化、扩大化的行动,维护中越关系大局以及海上和平稳定。”然而越方从5月起一个多月的所作所为表明,他们完全把自己作出的承诺抛到了脑后,根本没打算付诸行动。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指出的:“这个国家歪曲历史、否认事实、出尔反而、背信弃义。这个国家的国际信用等级很低。”为了狭隘的一己私利,不惜同中国反目成仇。

三、越方作出缓和姿态

杨洁篪国务委员访越两个多月后,8月26日至28日,越南领导层第五号人物、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常务书记黎鸿英作为越共总书记的特使访华。11月10日,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来华出席Apec峰会。两人在与习近平主席会见时都作出缓和姿态,表示越南党、政府和人民珍惜越中传统友谊,坚持两国睦邻友好合作方针。越方愿意加强两国高层接触和民间往来增进互信,深化合作,推动双边关系改善,使越中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沿着正确轨道向前发展。越方愿落实两国共识,通过友好协商,妥善处理海上问题,管控好分歧,共同维护海上和平稳定,不使其影响两国关系。

习近平主席先后会见了越共特使和张晋创主席,郑重指出:中越建交以来,两国关系虽有过曲折,但总体不断向前发展,一条重要的启示是,只要双方着眼大局,立足长远,互相尊重,友好协商,中越关系就能不断得到巩固和发展。双方要共同努力,把双边关系转圜势头巩固好,把两国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发展好,关键是加强战略沟通,把握双边关系正确方向。双方要坚持通过对话协商妥善解决海上问题,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海上稳定和两国关系大局。

这期间,越南外交部发言人曾发表谈话,对5月发生的针对中国企业和工人的打砸抢烧事件表示遗憾,对由此造成中国工人的伤亡表示痛心;还表示越方将对受害者给予一定形式的补偿,并派团到中国慰问受害者家属代表。

10月中旬,越方还派出由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冯光青大将率领的包括6名中将和6名少将的军事代表团对中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10月16日,正在意大利米兰出席亚欧首脑会议的李克强总理会见了越南总理阮晋勇。李总理指出:“经过双方共同努力,两国克服了前段时间遇到的困难,双边关系逐渐恢复。”这是中国领导人对当前中越关系现状所作的正式评价,意味着从5月初以来由于越方暴力干扰中方钻井平台在西沙海域正常作业所导致的紧张局面暂告结束。

越方之所以作出上述缓和姿态,是由多方面因素促成的。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最近几个月针对中国的一系列举动使越南经济遭到了重创。特别是波及22个各省市的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导致众多中资和其他外资企业停产,仅平阳省就有6万人失业。5月份越南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数额仅为去年同期的65.7%。越南计划投资部副部长裴光荣承认,越南“过去20年打造的投资形象正变得非常丑陋。”这使越南的国际形象和信誉遭到质疑。同时,越南领导层意识到,同拥有13亿人口的邻国为敌绝没有出路和好下场。经过一番思考后感到,为了自身的利益,仍应回过头来向中国示好,谋求缓和关系。

另一个动因是越南领导层内部的不同声音在起作用。一些头脑较为清醒的官员意识到,美国从骨子里是不能容忍越南的共产党政权存在的,实际上多年来美国对越南的和平演变演变活动从未停止过。美国介入南海问题并非真心支持越南,而是利用越南和中国的海上争议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而且美国的能量有限,不久前美国在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上抛出“冻结”南海局势的“三不”建议遭到挫败,清楚地表明把美国当做靠山是靠不住的,投靠美国是死路一条。与此同时,越南社科院的专家发表了一些较为清醒和客观的看法。他们认为:(一)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趋势,预计到2020年中国在本地区的影响将超过美国。(二)相信中国不会称霸,未来10年内中国不会在南海对越南使用武力,这对越南和中国都是重要的战略机遇期。(三)越南必须同中国保持睦邻友好关系,并用和平协商的方法解决两国的海上争端,没有比通过和平途径解决争端更好的办法。(四)越南要站在战略高度制定对华政策,这样才符合越南的根本和长远利益。持此种意见的人并非什么亲华派,但近期这种意见在越南领导层中似乎得到了更多人的支持。

国内外媒体对中越关系的缓和多给与积极评价。

四、迟到的海上维权意识

面积为350万平方公里的南海在长时间内一直风平浪静。1968年联合国有关资源机构发表南海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报告,引起周边众多国家的极大关注,从此南海不再平静。据外国专家估计,仅南沙海域的石油资源就可达418亿吨。根据中国南海研究院的资料,我国南海传统九段线内20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内,已探明的石油地质储量达300亿吨、天然气达15亿立方米。

1986年越南在南海海域打出第一口出油探井,从此一发不可收拾。1992年5月8日,我国中海油与美国克里斯同公司签订了南海“万安北—21”石油开发合同,协议共同开发2.5万平方公里海域的油气资源。合同很快获得中央政府批准,进入实施阶段。1994年4月,克里斯同公司雇用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的勘探船,进入“万安北—21”区块进行地震勘探作业,突然遭到越南数艘炮舰和武装渔船的骚扰和围困。越南副外长武宽向中国大使馆提出“严正交涉”,宣称中海油与美国克里斯同公司签订的合同“侵犯”了越南主权,要求立即废除合同。面临这种情况,中方从两国关系大局和地区的稳定和平出发,在阐明原则立场后,悄悄地将勘探船撤出了万安滩,而且此后20多年再未出现在南海附近海域。越方则以为中方要为现代化建设营造一个稳定的周边环境,不愿把事态闹大,只要坚持强硬立场,中方便会妥协忍让。从此越方便得寸进尺,将越南占据的南海海域划定180多个区块,进行国际招标,据悉已同50多家外国石油公司签订了合同,大肆开采海上油气资源,有资料显示,其产值占越南GDP30%以上。这期间,周边国家在南海海域已开出1000多口井,而我国在南海尚未打出一口钻井,没有开采出一桶油。面对我国的资源被其他国家掠夺的局面,我必须增强海上维权意识,迎头赶上,实现海上油气开发的大跨步和整体突破。

此次我国在西沙海域投入使用的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应运产生的。平台长114米、宽89米,面积比一个足球场还大,平台正中是约五六层楼高的井架。平台自重3.06万吨,承重12.5万吨,最大作业水深3000米,最大钻进深度1万米,可起降西科斯基S-92直升机,还有可容纳160人的居住楼区。全部设备造价60亿元,均由我国自主研发,代表了海洋石油钻进的一流水平。此外,另有5种型号的可在3000米深海域作业的装备已经建成,分别承担地球物理勘探、地质勘探、钻井作业、海底铺管、物资保障等职能,共同组成了中国深海油气开发的“联合舰队”,可以说中国已初步具备了深海油气开发所需要的利器。这是维护我国正当海洋权益可靠的物质保障。

五、中越关系前景

习近平总书记在最近召开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切实抓好周边外交工作,打造周边命运共同体,秉持亲诚惠容的理念,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坚持睦邻、安邻、富邻,深化同周边国家的互利合作和互联互通。这是在新形势下中央对周边外交工作总的指导方针,当然也是做好对越工作的指导方针。笔者认为,越南从其根本利益出发,也需要有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需要同中国保持睦邻友好关系。尽管美日等外部势力企图介入中越争端,越南领导层也有人对此抱有幻想,但越南没有彻底倒向美日、公开反华的现实可能。

南海问题是中越间唯一存在的历史遗留问题。2012年12月,时为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一次座谈会上指出:“中越关系是东南亚形势的关键,障碍在南海问题。”笔者理解,这两句话的意思是说,只要把越南稳住,把中越关系稳住,东南亚形势就不会出现大的动荡;而能否做到这一点,就看南海问题解决和处理得如何。

眼下的情况是,两国在南海问题上仍存在尖锐分歧。我一贯主张按照“主权属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解决问题。此次中央外事工作会议更强调“要坚决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决不能牺牲国家核心利益。”越方则在业已非法占据我南沙29个岛礁的基础上,继续大肆开采油气,骨子里拒不接受与我共同开发的主张。最近,越南国家石油公司又同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签订了在南海“蓝鲸”油气区开发天然气的初步协议,该地区已越过我传统九段线,进入了西沙海域。尽管两国签署了《关于指导解决两国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但在缺乏起码互信的背景下,仍难于保持海上局势的和平稳定。当然两国在其他领域的交往与互利合作仍在继续。以贸易为例,2003年中越贸易额只为46.3亿美元,2013年则达到654.8亿美元,增长13倍,年均增长30%以上,中国连续10年是越南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综上所述,预计中越关系将会保持稳定大局,在总体可控的范围时有起伏。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宇
分享到: 
4.55K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