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论 > 热点聚焦 > 正文
顾正龙:穆兄会仍是塞西的心腹之患
发表时间:2014-06-13 15:34 来源:国际网
穆兄会是塞西的心腹之患,塞西欲除之后快。但清除穆兄会将引起大规模对抗,且对抗不仅破坏埃及,也可能波及到伊斯兰世界其他地区。塞西当选反映了当下阿拉伯民众对西方“原教旨民主”从热烈到冷淡的态度转换,反映了民众希望回归稳定。埃及要实现长期稳定,需要的是多元化政治、权力共享以及能够解决而非压制冲突的机构,塞西应当对穆兄会采取包容性政策,而非消灭它,为穆兄会创造融入的条件,而且双方都必须有所行动,否则就不可能恢复稳定。

埃及前军方领导人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5月底举行的总统选举中赢得了压倒性胜利,他获得96?2%选票,被认为是埃及在经历数年动荡后能够令该国恢复稳定的有实力的铁腕人物。但此次近5400万名登记选民中,参加投票的人数2500万,投票率仅为47%,远低于其所希望的4000万张选票,投票率低于预期,让人怀疑塞西是否能持续维持高支持率。

批评人士认为,塞西当选总统是在政治新格局已然形成,埃及的“民主选举”并没有给人民多少选择的情况下的强人回归,塞西将成为又一个铁腕统治的政治强人,与之前的强权领导人如出一辙。埃及未来走向牵动人心,军方是否深得人心?埃及是否会重回穆巴拉克时代?脱下军装的塞西还面临重振经济、减除贫困和防止进一步政治危机等重大挑战。塞西是恢复埃及稳定的救星,还是“军人政治”的幕后操纵者?他会把埃及带往何处?

塞西要消灭穆兄会

塞西于去年7月推翻了经民选上台的伊斯兰主义者总统穆尔西。塞西在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首次举行的电视访谈中曾声称,他若当选,将禁绝穆兄会,并且拒绝与穆兄会和解。他说:“在我的总统任期内不会有穆兄会存在”。可以看出穆兄会始终是他的心腹之患。这位前军方领导人曾将埃及前任总统罢免并送入监狱。自去年夏天上台以来,塞西指挥杀死了穆兄会的数百名成员,还逮捕了1·6万人。他宣称他会以这种方式消灭穆兄会组织。

研究政治宗教现象的学者指出,塞西此番讲话不祥地让人们回想起过去,伊斯兰主义者的前总统穆尔西领导的政府犯下的严重错误和政策过失,特别是未能与埃及错综复杂的多元社会中其他非穆斯林群众结成务实可行的联盟。穆尔西政变倒台的内幕,以及在此前后发生的暴力事件引起全世界的担忧。穆兄会是埃及最大的有组织运动,拥有强大的群众基础与历史沿袭,“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是它可能“反噬”的有利条件。今年3月和4月,埃及法院先后2次对穆兄会近700人作出死刑判决,这势必滋生极端主义并给政治和社会带来不良后果,促使埃及局势恶化,动摇社会稳定。

清除穆兄会可能发展成全球影响的事态

有分析指出,任何清除穆兄会的企图都会引起埃及现代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对抗,其影响将远远超越其边界,世界其它地区也将感受到清洗行动的影响。对抗局面不仅会破坏埃及的社会政治生态,也可能对伊斯兰世界的其他地区产生更广泛的影响。如果埃及穆兄会被消灭,伊斯兰世界各地极有可能爆发抗议。埃及是人口最多的阿拉伯国家,埃及的宗教研究中心一直以来像磁铁一样吸引着来自西亚北非的阿拉伯国家、南亚和东南亚各国的数十万伊斯兰学者。从摩洛哥到印尼的伊斯兰世界,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一直梦想着在开罗爱资哈尔大学等有声望的宗教大学得到一席之地。这是由于爱资哈尔等埃及宗教大学所积累的巨大宗教文化资产,爱资哈尔大学所颁发的学位带来的巨大威望使其成为“全世界伊斯兰宗教学院中的牛津”。世界各地的几十个伊斯兰宗教政治运动正在密切关注埃及目前的发展态势,这些运动对穆兄会的支持和同情表达了对穆尔西下台的不满,这些运动的发起者是将穆兄会视为全球斗争盟友的人。

对埃及局势真正担忧的是,各方近来所采取的立场带有明显的对抗性,而且具有零和特点。这就没有给妥协、对话或达成解决方案留下任何空间。使得对抗风险上升至生死存亡危机的程度。各方都不得不与对手决一死战,谁也不会求饶,也不会宽恕对方。埃及历史表明,在对话被对抗所取代情况下,胜利属于最多使用暴力的一方。然而,对任何人来说,这并没有让埃及变得更美好和更安全。埃及如今面临的挑战是,在暴力成为常态的情况下,如何阻止这一恶性趋势发展的途径,政权所遇到的极端挑战时常通过政府暴力的手段加以应对,这反过来助长了极端激进主义的气焰。

塞西面临的挑战更甚前任

至少在一些埃及人看来,尽管是经过选举,但塞西始终是不合法的总统,他推翻了埃及历史上第一个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又通过军事政变而上台,这是一个死循环。在军方与穆兄会的这场政治博弈中,社会分裂已经形成,塞西所面临的挑战更甚从前。许多人会认为,他的经济政策也不合法,制定那些经济政策是用来支持他的密友,正如其前任的政策,几十年的一人统治既没有帮助埃及实现稳定,也没有带来繁荣。问题的根源在于埃及的收入和财富差异、政府机构的软弱无能,民众对政治精英信任的丧失以及对民族主义项目的失望。原本就已凋敝的埃及经济更是雪上加霜。被政局动荡折腾了三、四年后,埃及的经济已困顿不堪,支柱产业旅游业也毫无生气,公务员的工资只能依靠沙特、阿联酋等海湾国家供给,百姓的生计更无着落。贫困的生活已经让埃及民众不能再长久地等待,一年半载后民众看不到新政府的建树,如果老百姓说不行,政府也未能解决民众骚乱的根本原因:在治理、政府、经济和教育的范畴内,可能使世俗的民族主义者和伊斯兰主义者之间的暴力对立局面长久存在的话,新政权就可能又陷入当初的循环。

分析人士指出,塞西的当选反映了“阿拉伯之春”三年后阿拉伯民众对所谓“民主”和“自由”的疲惫,反映了他们对西方的“民主原教旨主义”从最初热烈到现今冷淡的态度转换。塞西当选总统是在经历政局大动荡之后,民众开始痛定思痛,开始急切希望回归稳定。埃及要实现长期稳定,其实不必从欧洲或北美寻找榜样,他们需要的是多元化政治、权力共享以及能够解决而非压制冲突的机构,塞西应当对穆兄会采取包容性政策,而非消灭它,为穆兄会创造融入的条件,而且双方都必须有所行动,如果不展开对话进程,就不可能建立一种能够促进经济发展、吸引头创造就业机会的体制,就不可能恢复稳定。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宇
分享到: 
4.55K
频道编辑
  1. 国际网
  2. 网址:
    WWW.CFISNET.COM
  3. 邮箱:
    cfis_abnet@126.com
  4. 电话(传真):
    0086-10-85323218
  5. 办公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9号齐家园外交公寓11号楼1单元15号